【盾冬】Ice Cream and Milk(04)

注意:白发教授盾X学生冬妞AU

冬妞性转!!!冬妞性转!!!冬妞性转!!!

OOC、NC17、傻白甜、老夫少妻

OOC、NC17、傻白甜、老夫少妻

OOC、NC17、傻白甜、老夫少妻
………………………………………………………………
是的,我来除草了→→

04

纽约城的晨光像片羽毛轻飘飘的落在了Buckie的眼睛上,她的瞳孔先是因为对陌生环境的排斥而迅速收缩,而后在看到床脚柜子上Steve瘦弱的照片后再次缓慢的散开,昨晚是她离开俄罗斯后睡的最好的一晚,她坚称是时差帮了大忙,而拒绝承认哪怕一丝来自陌生老男人的温柔关怀令她放松的找不着了北。
她光着脚,身上只罩了一件Steve过长的T恤衫,浓郁的香气让她暂时放弃了花时间去伪装自己的外表,那味道此刻正萦绕在Buckie不曾柔软过的心里,她从没有在家中吃到过来自父亲或是其他兄弟姐妹做的早餐,他们有佣人,大量的佣人,或者钱,钱能解决你所有渴望而不可得的温情,所以Buckie早就学会了放弃那些根本不存在的亲情渴望,她父亲教导过她,“活着很残忍,而你想要活的比别人更好,就得学会比别人更残忍。”
幼时的Buckie觉得那话很酷,并牢记于心,可Natasha却说那都是狗屁。
现在Buckie觉得Natasha永远是对的。

“早~教授。”
Steve从厨房转过身,他正系着围裙在煎蛋,样子确实很像个当爹的。他没想到才一晚Buckie就学乖了,而且她刚睡醒不画烟熏妆的样子很好看,在晨光里甚至有点闪闪发光的意味,Steve发誓自己只是站在一个艺术学角度在打量Buckie身上的那些光影,而不是...
“蛋糊了...”
“...”Steve在心里朝自己发了顿无名火,表面却还在努力维持着他的风度,“睡的还不错?”他问,企图转移尴尬。
刚睡醒的Buckie的确还有些迷糊,她踮着脚来到Steve身边,看他上下翻动着铲子,“挺好的,倒是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Steve没有停下动作,只是意义不明的看了她一眼,“你指哪件事?”
“就是昨晚我抓了你的...”
“现在去洗脸刷牙吃早饭!!还有我从不和小女孩斤斤计较。”
Steve明显僵硬的动作不出意外的没有逃过Buckie的眼睛,她背过身偷偷笑弯了眼睛,等回过头来依然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可我已经饿了。”说着就朝锅里的煎蛋伸出了手,Steve赶忙关掉炉火又拍开Buckie不安分的爪子,“至少等我装了盘子。”
“在哪吃不是吃?”Buckie持续伸手。
“那是用餐的基本礼貌。”Steve坚持阻拦。
最终Steve向Buckie肚子里传出的两声低鸣投降了,他用铲子按断一小块煎蛋,又小心翼翼的吹了吹,这才递到女孩儿嘴边,“下不为例!”
“你真好Steve~”
Steve发现Buckie心满意足吃到煎蛋的样子也在闪闪发光,他绝望的捂了捂脸,在睁开眼之前感到左脸印上了一小片油腻,“谢了Dad!”
“……”
偷吃成功的Buckie像只餍足的小野猫,踮着脚欢快的转进了客厅乖乖坐好,徒留Steve在原地尴尬的咳了几声才慢慢悠悠的举着碟子走出来。
“你就不能穿上拖鞋?”
“家里没有女士拖鞋。”
“哦是我疏忽了,今天下课我们就去买。”
“无所谓,反正我也不觉得冷,这里太热了,到处都暖烘烘的。”
“相对于俄国这边的确很温暖。”
“嗯哼~人也是。”女孩说这话时还朝Steve抛了个媚眼,她可怜的老教授假装没看到,用力喝了口黑咖啡。
“一会我先送你去学校的自习教室,今天没有你的课,但我希望咱们约定的事情你还记得。”Steve着重的点了点Buckie关于期末考要及格的事,Buckie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想着这周末一找到照片里的教堂就甩了Steve,哪还有什么期末考试,但表面上依然笑眯眯的答应了下来。
Steve不疑有他,一心期待自己的真诚可以打动这位迷失在异国他乡的迷途小羔羊,殊不知家里进来的是一匹西伯利亚离群小野狼。

车子开进校区停车场时已经有学生看见了他们,很快三三两两的私语就变成了成群结队的围观,Steve对此毫无介怀,他始终认为流言止于智者,当然如果Buckie不存心捣乱让事情变得更糟的话。
“他们都在看我们Steve。”
“别管他们,只做好你自己就行。”
说实话Steve在说出这句话时原本底气很足,但是下一秒Buckie就凑到了他脸边响亮的印下了一吻,“你说的对亲爱的,爱上自己的教授并没有错,更何况他还那么的优秀。”然后就笑嘻嘻的跳下了车。
Steve张了张嘴想解释,又不知道该朝人群里的谁解释,就看Buckie在一阵阵口哨声中若无其事的走去了自习教室...
Steve叹了口气,转过头却对上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Rogers,我一直以为你是整个学校里最靠谱的教授,没有之一,可是现在才一天不到,一天!你就告诉我你和你自己的女学生同居了?!还这么的光明正大跑来学校炫耀?你是被外星人打傻了吗?”
有着黝黑肤色的黑人校长口沫横飞的站在窗前怒视着美术系教授Steve.Rogers,白眼翻的比平时格外勤快。
“听我解释Fury,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好啊,我听你解释!”
“抱歉...可我答应她不能告诉任何人。”
“……Shit Steve!出于私人关系我多说一句伙计,你是不是被突然而来的黄昏恋砸昏了头??”
“那不是爱情Fury,我保证,至少不是和自己的学生。”
“哼~真高兴你还记得她是你的学生,我不管你们到底在搞什么,爱情也好,还是其他什么的东西,总之这件事情现在全校都在议论,你自己惹得麻烦别指望学校帮你摆平!”
“我明白,最迟下周之前她就会搬走。”
“这可是你说的Rogers教授。”

离开校长办公室,Steve叹了口气,他承认帮助Buckie这件事在某种意义上有些意气用事了,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小姑娘被那群黑手党抓走,但现在细细想来,好像那都是Buckie的家务事,自己才是不该插手的热心路人,然而眼下女孩已经住进了自己家,想再多也是毫无意义,如今他只希望周末的行程能够顺利,自己也可以尽快让生活回到正轨,无论Buckie在各方面多么的吸引他,Fury那句话说的没错,“她只是自己的学生”,这是他的底线。

此刻还在自习教室接受大家观摩的Buckie早就坐不住了,那些“无意间”路过的人就快把教室填满了,她从没想过Steve能这么出名,虽然她一早就计划好了找个惹人眼球的“帮手”,因为她哥哥绝不会想到她和什么人谈恋爱,还是师生恋这种高调另类的组合,毕竟在他们眼里自己是不会爱上任何人的,或者说她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爱,她只爱研究枪,有枪就够了。
Buckie拿出电话翻了翻,除了昨天夜里Natasha的讯息,这部新号码里没有任何东西,唯独电话本上孤零零的躺着一个名字:daddyStevie。
那么现在亲爱的Stevie在干什么呢?
Buckie突然咧嘴笑了,然后快速的在消息栏里打上了几个字母,身边离的近些的好事者还小范围的议论了下她可爱的笑容有没有和Rogers教授更般配,Buckie挺起自己高傲的胸脯子,她想当然的决定自己怎样都和Steve很般配。
Steve正坐在办公室翻看昨天学生们交上来的暑假作业,手机响起提示音时他只是本能的扫了一眼发件人,并不打算在工作时间聊电话,但那上面显示着Buckie的名字,这让他只犹豫了两秒钟就放下了手里的画纸。
【我饿了daddy,我们去吃甜品吧?我来买单~】
【我在工作,还有,说了不要那样叫我!】
【好吧亲爱的,那我去买回来,你在哪?】
【我说了我在工作,工作时不该吃甜品!等等,你怎么又饿了?早餐你吃光了我所有面包。】
【你养不起我了吗?我可以交伙食费,这是应该的,还有,不要对一个女孩子的饭量品头论足,这影响你找女朋友!】
【我并不需要一个女朋友,至少现在不,我为什么要和你讨论女朋友...我是说你真的没有吃饱吗?】
【当然,胃可骗不了人!我已经走出教室了,很快就到,办公室见亲爱的~】
【别这么叫我,我是你的教授Buckie!】
Buckie看着那个惊叹号没有再回复,她很开心Steve最终被她绕进了谷底,完全没发现“上班时间不该吃甜品”这一点已经被自己彻底忽略了。
收起电话,Buckie又是那个冷漠的转校生,她对身边擦肩而过的所有人都不为所动,他们就像一个个毫不存在的光点被投射在走廊上,Buckie侧身略过,甚至没留下任何对视的眼光。
她在甜品店遇到了个同班同学,那家伙是个不怎么起眼的白人,笑起来很政府化,这是Buckie第一时间能够想到的形容词。
“想来点冰激凌?我推荐那款夏威夷坚果的,非常不错。”
Buckie朝收银员指了指那款,“就这个了,要一磅。”
“哇哦~你可真能吃甜的。”
“我不是一个人吃,还有Steve。”
男生没再接话,只是复杂的看着Buckie,但他的眼神分明写满了“我有话要说”,Buckie也不问,只是吊着眼睛看他,等他自己接话。
“好吧我承认我有点多管闲事了,但是Rogers教授是个好人。”
“你想说什么?警告我离他远点别毁了他的前程?”
“不,我只是想说,他虽然看起来对谁都不错,但实际上却很孤独,希望你不要欺骗他。”
Buckie终于肯用正眼去打量面前这个个子不高的男生了,他长着一张不算出众的方脸,规规矩矩的棕发,合体的着装,“名字。”
“什么?”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哦,Phillip.Coulson,叫我Phil就行,很高兴认识你。”
“你不觉得现在才开始寒暄有点晚吗Phil?”
“只要是出于好意,总不会嫌晚。”
【一磅装的夏威夷坚果冰淇淋外带好了~】
“下次见,叫我Buckie就行。”
“如雷贯耳,下次见。”
Buckie拎着冰淇淋袋子走在校园里,脑海中都是刚刚那个叫Phil的人对她的警告,之所以会用到警告二字是因为Buckie清楚的发现那个男生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敌意,这可真是有趣,Steve还和自己的男学生有染?
但是Phil又不像是会对自己教授纠缠不清的那种人,他的笑容很公示化,与其说他在嫉妒Buckie不如说他在监视她的一举一动,活像电视里那些特工组织的头头,Buckie摇着头翻了个白眼拐进了Steve所在的办公楼,美色当前,其他的就先让他见鬼去吧。
女孩理所当然的没有敲门,直接就推开了Steve的办公室,很好,巧克力也在,“嗨~又见面了。”Buckie首先打了个招呼,Sam早就习惯了她的特立独行,他摆了摆手算是回应了。
Steve则连眼睛都没抬,继续专注浏览着Sam的那副喷绘,并不时给予意见,Buckie自觉的坐进一旁的单人沙发里开始吃冰激凌,不得不说,“特工头子”的品味还不错,“要吃冰激凌吗巧克力?”
Sam平时看起来好像很玩得开,但面对自己的作品时还是十分认真的,他礼貌的谢绝了女孩的好意,Buckie挑了挑眉,真是一群好学生,要知道她只在小时候被迫上过几节美术课,那个老头子是Natasha的私人老师,后来被当时还小的她气的好几天没来,后来为什么又肯来了就不在她关心的范围内了,总之她成功换取了不学画画的特殊对待,而她姐姐在艺术类方面样样精通,不论是芭蕾舞还是油画水彩,果然和她天生不是一个娘胎的,现在想想Buckie突然释怀了,她再也不用去计较她父亲拿她和Natasha对比的那些蠢话了。
“Buckie?Buckie?”
Buckie想的出神,Steve喊了她两声她才反应过来,“艺术家们聊完了?”
后来Buckie发现,当Sam露出他那口炫目的白牙时准没好事,“我该说恭喜吗?”
“Sam!”有一个喜欢恶作剧的Buckie就够了,Steve可不希望自己所有的学生都来凑热闹。
“我们还没睡过。”
“Buckie!”好吧,Steve收回自己的话,一个喜欢恶作剧的Buckie随时随地都能给他制造麻烦,他忽略了Sam爽朗的大笑,礼貌的将自己的男学生请出了办公室。
“你一定要让所有人都误会吗?”Steve抱起手臂严肃的来到Buckie面前看着正在喜滋滋吃着甜品的女孩。
“你说了自己现在没有女朋友。”
“所以呢?你在追求我吗?一个比你大了将近20多岁的老男人?”
“比我大多少岁好像是我的问题教授。”
“你瞧,你也知道我是你的教授,你才转学过来不到2天Buckie,别跟我说什么一见钟情,我相信你不是喜欢看那些爱情片的傻姑娘。”
“不管什么姑娘,遇到爱情都会变成傻姑娘。”
“Buckie!”
“有人找你谈过了?”
Steve的状态和早晨判若两人,早餐时Buckie还在享受假装用光裸的脚踝不经意蹭过对面那个老家伙的膝盖时他窘迫又可爱的表情,而此刻这个男人却真的好像一个正在积极劝她向善的古板教授,这期间一定发生了什么。
Steve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揉了揉自己的眼角,他看起来有点疲惫,“回去你的宿舍吧Buckie,我在工作,真的没有精力陪你玩爱情游戏。”
“我已经没有宿舍了教授。”
Steve确实在第一时间忘记了昨天Buckie为了躲避她哥哥搬出宿舍的事,现在用无处可去来形容她完全不为过,他再次心软下来,可Buckie没来得及让他说些什么,她收起搭在矮桌上的脚,将冰激凌盖子一点点扣好,又把自己那把已经用过的勺子擦干净装进口袋,然后背上她的机车包离开了房间,没有激烈的吵闹也没有冷言冷语的不快,Buckie离开时甚至还带着上一刻的笑意,她今天特地穿了条朴素的浅蓝色牛仔裤,这恐怕是她所有衣服里最普通的一条了,Steve看着投射在门板上的那一点光晕,突然想到了今早Buckie站在晨光里的样子,很好,他把她赶走了。
Steve坐进刚刚Buckie坐过的那张单人沙发,上面还有女孩留下的一点点温度,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差别对待过一个人了,他对谁都很好,可又说不上多好,对谁都和善,但那不过是作为教授该有的和善,他从不朝学生发脾气,因为没什么事值得他发脾气,直到Buckie的出现,彻底打破了他心里的那一池死水。
他们两个不论从习惯还是年龄来看都不该是最好的选择,Buckie对外人很冷酷,却喜欢捉弄他,Buckie不喜欢艺术,甚至不会画鸭蛋,Buckie喜欢甜食,Steve喝咖啡都不加糖,Buckie在家像只猫科动物,不是光脚缩在沙发上就是罩个T恤跳到桌子上,而Steve...Steve规矩的像个退伍老兵,他们太格格不入了。
然而正是这样的格格不入,让Steve发现自己并不介意,不是不介意Buckie的个人习惯,而是从没有真正的反感过这些,有时他甚至觉得这样的Buckie很可爱,总好过第一面那个生人勿近的样子,Steve在沙发里面无表情的坐了半个多小时后终于承认,他在恐惧,恐惧自己越多的接触Buckie,就越会被她所吸引,这不该发生在他这样的年纪,至少对象不该是自己的学生,他再一次强调了这一点。

终于熬到最后一节课下课,Rogers教授在铃声响起的第一声就合上了书本并走出教室,他知道自己看起来不太友好,和从前相比,的确算不上和颜悦色。本科生年龄偏小,看到他这样,连带着课堂纪律都打破了历史新高,甚至没人敢开玩笑的问一句转学生和他是什么关系。
他冷着脸疾步走进汽车,在回家路上看到那个小超市时甚至有过停下来进去买双女士拖鞋的想法,但他此刻更在意Buckie的去向,整个下午他都联系不上她,发出去的讯息如同石沉大海,他现在无比希望对方只是个喜欢小家子气的娇惯少女,而不是冷酷独立的转校生。
可惜事与愿违,Buckie没有回去Steve的公寓,这里还像早晨他们离开前那样,什么都没动,可Steve知道Buckie回来过,因为他那张儿时瘦弱的照片不见了,Buckie带走了它,除此之外还有她自己的行李。
他搞砸了。
他本该在第一时间追上去,在明知道Buckie所有秘密和无处可去的情况下,他还是眼睁睁的看着女孩离开了,Fury的话一遍遍的丢出来打在他的脑子里,他变成了一个二十几岁的傻小子。

日头沉进天边又升起,Steve一夜无眠,他依然固执的蜷在沙发上,好像卧室里还睡着什么异国他乡的落难少女,事实是Buckie整晚都没有回来,Steve甚至不知道她在这座城市还有没有其他落脚点。
他发了今早第一条信息,却不是给Buckie的,Steve破天荒请了一天假,他得去把Buckie找回来,如果对方不愿意再跟他回来,那至少确定她的安全。
现在是早上6点35分,公园里的流浪汉还都没有离开,他匆匆忙忙的从那些潦倒的身影边略过想先拐去街角买杯黑咖啡,家里那些温和无害的谷物已经无法提供给Steve一整天的支撑了。结果就在他疾步匆匆走过一拢野玫瑰时,女孩毫无预警的出现在了公园老旧的长椅上,棕头发,浅蓝色牛仔裤,比晨曦里的玫瑰还柔软,还有她的宝贝机车包,没人知道她是怎么从那些醉汉手里抢到地盘的。 

Steve看着此刻蜷成一团的Buckie,她身上不再有光,今天阴云密布,他只想打自己一耳光。
“Buckie,回去睡吧。”
Steve蹲下来和女孩平视,他不敢贸然碰她,好像那样会扰到一个柔弱的孩童,因为Buckie一直紧紧抱着她的包,Steve知道Buckie不在乎钱,她前二十年里恐怕就差睡在那些纸币上了,现在她抱着的是比任何东西都更重要的,唯一有可能帮助她找到自己是谁的一张旧照片,Buckie一无所有,连名字都是俄国人给的,她只有那张照片了,Steve看着这样的Buckie,只想将他裹进柔软的毯子。
Buckie一定饿坏了。他想。
女孩第一时间睁开眼睛,是警惕的怒视,她攥紧了手掌,好像随时能够打碎对面来人的门牙,但在看到是Steve的瞬间便松懈了下来,她疲倦的揉了揉眼,像是没睡醒,“不用上课?”她问,语气轻松,还伸了个懒腰,腰部风光一览无余。
“你昨天没回来,我很担心,所以请了一天假打算出去找你。”Steve实话实说,并不觉得尴尬。
Buckie听后只是点点头道了声谢就起身跟着他往回走了,态度客气的让Steve觉得自己只是她的教授,而她也只是自己的一个普通学生,尽管他们的关系确实如此,可Steve就是觉得别扭,一股无形的气氛开始蔓延周遭,令他无法忽视。
“吃早餐吗?”进门后Steve率先打破沉默,Buckie礼貌的摇摇头说自己包里还有昨晚剩下的饼干,然后就借口没睡醒回去了自己的房间,为此Steve变得更加懊恼,可又不知道在和谁生气,Buckie不吵他不闹他甚至还不需要麻烦他,这难道不是他一直希望的吗?
他坐在沙发上生了会闷气就决定自己也睡一觉,整夜没睡对于作息良好的“老兵”来说还是有些影响的,可他躺在沙发上翻来覆去却始终睡不着,Buckie礼貌又疏远的转变令他如鲠在喉,他宁可和女孩大吵一架,而不是躺在这里跟自己的学生玩冷战……这感觉糟透了!

“Buckie,我知道你没睡,我们得谈谈。”


TBC


不出意外下章有车

评论(24)
热度(148)

© 小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