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stan】联合炒作 第九章(死面饼

RPS的ABO!RPS的ABO!RPS的ABO!

Chris Evans/Sebastian Stan

警告:ABO、NC17、生子、孕期OOXX、奶孩子、OOC、嘴炮、傻白甜...(哎呀写不开了~)

由于这就是一篇傻白甜,请不要对演员获奖、怀孕、奶孩子甚至ABO等方面提出任何专业性问题,谢谢。


爆字数了也没写到虐我不开心...

过渡什么的最烦了...要傻白甜!要嘴炮!!


 

Chris在Sebastian家已经住了将近一个星期了,这期间他就像为了印证自己之前冥思苦想的体位多有效一般将家里弄得一团乱,每个房间都有他们发情时留下的气味,就像占地盘的雄狮,Chris将这行为归类到Alpha的本能在作祟,而Sebastian也从最初的别扭很快的适应了与Chris之间的这种心灵契合。

结合是可怕的,他可以带你上天堂,也可以让你下地狱,在这几天里Sebastian将这种感受深深的体会了一遍,但伴随而来的疲倦也越来越严重,他现在除了晚上被Chris的信息素勾搭的精神倍加,白天大部分时间都在补眠,他不清楚这是什么原因,又不敢贸然联系外界。

就在他们终于记起作为生孩子的前提条件是让母体健康而不得不离开床垫时,Chris提议带Sebastian到之前路过的那片林子里走走,Sebastian懒洋洋的点了点头,Chris看着他的反应想起Scarlett为他普及的那些常识,这时就出现早孕反应似乎也太早了,她自己是在怀孕5周时才开始出现嗜睡现象的,可终归不是男性Omega,也无法做出准确回答,还是咨询医生为好。

于是Tom在今天早些时候将一个私人医生的电话丢给了Sebastian,据说好莱坞有一半以上已经生产的男性Omega都是由她负责接生的,这也就是说保证他的生命安全是基本没问题的。

出行前Chris准备了厚毯子和几罐维他命饮料,方便在Sebastian困的快要栽到树上时投喂他,将这些都塞进背包Chris就拖着那个永远睡不醒的家伙出门了。

他们徒步沿着别墅前那条人工开凿的水系一路走进了山下的树林,偶尔可以看到开着商务车来野餐的家庭,但都被Chris借由矮松巧妙的避开了,最终他们在Sebastian就快要挂在Chris身上时停下了脚步,“你这样实在可疑,呆会回去我就约医生?”Sebastian敷衍的说你决定就好,之后一下子就歪在了Chris铺平的毯子上,将自己蜷成一团靠在他的Alpha腿边呼呼大睡了起来。

虽然人们常说孕妇能睡就要多睡,可Sebastian这种情况不知道算不算正常,就算他们结合当晚就一发命中这也才过了一周,Chris狐疑的盯着Sebastian的肚子,还不死心的轻轻戳了几下对方的肚皮,最后认命的掏出电话跟医生预约了看诊时间,由于不方便透露太多,他谎称自己是Sebastian的经纪人,一切有可能提前暴露他们关系的事情都要防备着。

中午的阳光暖烘烘的,晒得Chris也有点昏昏欲睡,他在眼皮瞌上的前一秒想到了农场里的牛,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偶尔晒晒太阳,没有片约,没有绯闻,一切都那么完美,他甚至轻轻揉了揉Sebastian浓密的头发,就在一切美好的让他即将倒下时,身后传来几声交谈,“这里真的好适合野餐,春天就要到室外踏青才好…”

随着声音由远及近,Chris慌忙压低自己的帽沿,又将放在Sebastian头顶上的手移到他的脸上,这样外人看来他们就好像是一对恩爱的伴侣,Alpha在帮自己的Omega遮挡刺眼的阳光那种,他僵硬的坐在那一动不动,直到对方的鞋跟从他身边走过最终离开他的视线Chris才吐出一口气,“好险!”他对自己说。

“抱歉,请问山上有餐厅吗?”哦不!Chris的手还僵硬的盖在Sebastian的脸上,谁知道对方又折了回来,他不能抬头,只好快速的摇了摇脑袋。

可对方显然不想配合他,“呃…是没有还是不知道?”

………………

Chris很确定自己在内心翻了个白眼,就在他开动脑筋思考着如何将人打发走时,躺在一边的Sebastian终于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情况一下子变得更尴尬了。

Sebastian抓开Chris的手掌坐起身体,他甚至还不忘抓了抓头发,“抱歉甜心,他不想吵醒我罢了。”Sebastian听起来很开心,下一秒就听到了来自女方的惊呼,“Sebastian.Stan?!天啊你是Sebast…”

“嘘!是的我是,可我正在放假,不希望被狗仔逮到,你能帮我这个忙吗亲爱的女士?”

【死小子明明是个Omega却在讨好女人这种事上永远表现的那么积极!】Chris愤恨的将手收回插进了帽衫口袋,并在内心对Sebastian的行为嗤之以鼻。

“那么这位一定就是您的伴侣了,他看上去非常爱您,一直在用手帮您遮挡阳光,我知道这么说有些奇怪,但请您一定珍惜您的Alpha,他一定是个迷人的家伙。”

Sebastian侧过头撇了一眼Chris略微发红的耳尖,笑容更加明显了,“我会的亲爱的,谢谢。”

之后他们又随便聊了两句,直到对方离开还可以听见类似“没听说Sebastian有伴侣的新闻啊”“也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这种小小的议论,但总归成功将人打发走了,Chris偷偷撩起帽沿往远处看了看,“你什么时候醒的?这样太危险了,你差点暴露我们!”

“就在那个非常爱我的迷人家伙满心焦虑想不到办法的时候…”Sebastian打开一罐饮料递给Chris,但对方没有接,他可以明显感到Chris的心情变糟了,他的情绪化太明显了,好像丝毫不懂得怎么掩饰自己,有时那些情绪激烈起来会直接影响到Sebastian的身体反应,他觉得有必要和对方聊聊这事,“你在生气吗?”

“我为什么要生气?因为一个女人和你搭讪吗?”Chris显然理解错了方向,他还在因为刚刚的突发事件而处在烦躁中。

“她没有和我搭讪,她只是想问路…”

“顺便关心一下偶像的私生活?”

“听着Chris,我不知道你在计较什么,但我觉得你需要恶补一下AO关系,”Chris不解的看了他一眼,他继续说道,“理论上那些东西都是老生常谈,但当你真正了解后会发现那确实有用,否则一个Omega很有可能死在他我行我素的Alpha手里而对方还不自知。”他一边说一边喝了口饮料,眼睛危险的眯起来就像一只打盹的大猫盯着Chris的每一个表情变化,“而且我觉得你可能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爱…”

“你觉得?你凭什么觉得?每个人爱的方式都不相同,我不保证我每一个女朋友都十分满意,但至少她们从无怨言。”

这种肤浅的比喻直接激怒了Sebastian,“那她们有回来重拾旧情的吗?有一个人试图挽留过你吗?!”Chris觉得真是够了,发生了什么他就要被迫听一个与自己敌对了数年的Omega说教,还是在自己引以为傲的方面,“我觉得你可以有话直说。”

“我只是想告诉你这在生活中很重要,学会为他人找想,不要总是以自我为中心,你根本不知道如何与人相处,那些女人图的不过就是你的名气和脸蛋,当然你的身材可能也是一部分原因。”

“哼~我该对你的评价感恩戴德吗?”

“瞧瞧你现在的态度,你总是听不得别人的批评!”

“天啊拜托这里谁才是成天不满意的那个?!”这下Chris真的生气了,回想才不过几天时间他就被莫名其妙的卷进了一场婚姻中,即时他承认有时会被眼前这个Omega吸引,但大部分时间里他们就只是坐在一起聊聊天都不行,而这种生活还要一直持续到Sebastian生产?

“我不满是因为你做的不好?”

“你要我怎么做?像伺候国王一样对你俯首称臣吗?我亲爱的Sebastian王储~像这样?”Chris一边回嘴一边快速起身学着舞台剧里那样夸张的跪在Sebastian面前舞动着双臂,现在Sebastian就连最后那点耐心也没有了,“你太幼稚了!你根本不懂得考虑别人的感受!你这个!蠢!货!!”

“你才是那个骄傲到目空一切的笨蛋!”

“野蛮人!!”

“骗子!”

“你说谁是骗子?”他们像一对幼稚的小学生一样光天化日在外面推搡着互相攻击,完全忘记了那些隐秘条款,而Sebastian甚至对着Chris砖头一样硬的雄肌猛戳,“我妈妈教育我不许撒谎!”

“可你即将欺骗你妈妈和全世界与一个你不爱他他也不爱你的Alpha结婚!!”

时间突然静止了一般,耳边只有微不足道的风声掠过,Chris看得出Sebastian眼圈发红,他抖动的厉害,好像随时会碎掉一样。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话有些过份,脑海中适时响起他经纪人曾经说过的话:“你总是有本事把一句好话说成最不中听的那种”。

现在Chris想为他那句不中听的话道歉,他抬起僵硬的手臂准备去安抚一下Sebastian,却被对方先一步躲开了,“我永远也不可能爱上你这种人。”Sebastian因为哽咽嗓子里发出低哑的声音,他就像在自言自语一般看着Chris,最后转身往别墅走去。

空气里有些令人窒息的成份裹紧了Chris,他没有追上去,也没有立刻离开,现在他的内心非常混乱,混合了愤怒、矛盾、疑问种种情绪,这场闹剧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牺牲者?那个下药的人又是为了什么目的?他们两个像被突然放进箱子里的猴子,看不清外边的世界,却还要努力装作已经适应了这种新生活,争吵变得在所难免。

疲惫的收起东西,Chris一步步往反方向走去…

Sebastian忍着一肚子气独自回到家中,他疲惫的靠在沙发上像只泄了气的皮球,这些天他们一直在用性爱麻痹很多问题,事情发生了说毫不在意那是骗人的,但与Chris多年来的意气相争让他根本无暇去停下来想一想,思绪在此时就像翻滚的浪花,Sebastian觉得自己的脑子都要沸腾了。

Chris说的对,他们正在预谋一场谎言,一个惊世骗局,一场联合炒作,而他们将要欺骗的正是那些平日里爱着他们的人,这种感觉令Sebastian如鲠在喉,他蜷缩在沙发上独自伤感着像只受伤的幼兽,他想喊叫发泄却发现喉咙干哑,眼眶明明红的发酸却流不出一滴泪,他不知道是谁要害自己,也不知道对方的目的,眼前他唯一可以相信的竟是往日的敌人,他被这种无助的挫败感彻底打败了,而现在就连Evans也离开了,他沉默的躺在沙发上看着挂钟的钟摆左右摇晃着,没有一点主意。

不知道自己就那样躺了多久,直到肚子不争气的发出一声闷响,挂钟已经由原来的位置跳到了2点钟的方向,而他还没有吃过东西,这些天一直是Chris在做饭,虽然只有快餐水平的那几样,但至少没让他挨饿,现在他看着空空如也的餐桌和距离自己至少20步远的冰箱,实在懒得折腾,Chris依然没有回来,也许他不会再回来了,Sebastian想。

扫了眼面前的茶几,那里还放着Chris之前为他洗好的苹果,他拿起来咬了一口又想起Chris说的话,顿时觉得索然无味,青翠的果实上留下一个突兀的坑洞,就像Chris平时露出来的那种傻笑…Sebastian坐起身打开电视机,发现近一半的电台都在播广告,他无聊的将所有频道都轮换了两遍才放过那个小小的按板,Chris正在画面里与一个女人调情,那是一部非常早的作品,差不多也就他们刚出道那会的片子,电视里的Chris还没有蓄胡子,一脸干净稚嫩的学生扮相让他看上去就像个阳光大男孩,Sebastian不自觉的跟着台词乐出了声,那是一部喜剧片,Chris是男二号,戏份还不少,故事讲的是大学校园里的事,现在看来就连台词都很老套了,但Sebastian依然看的津津有味,等他反应过来时桌子上那个被他咬了一口就抛弃的苹果已经只剩下个核了。

他又扫了眼时间,这次过去了30分钟,Chris可能真的已经回家了,可他的车钥匙还在桌子上,也许他会让经济人来取,但那样就暴露了他们的关系,也许Chris会叫一个死党来帮这个忙,顺便告诉对方他们之间的那些风流段子,对方说不定就会带着有色眼光瞧他,到时候他该如何反击?

Sebastian举着个吃剩下的苹果核,由一把车钥匙演变出了一系列丧心病狂的脑洞,从Chris刚才离开时发生了交通意外到他的朋友过来取车与他一言不合发生争执,再到Chris的友人实际上是个暗恋了他多年的女性Omega,他们为了Chris在这个客厅里大打出手,然后他不小心撞到了楼梯,等他再醒来时已经什么都忘了,甚至不记得有过一个孩子,可信息素骗不了人,他像一个失忆的士兵每天午夜梦回伤心地,总是走不出那片战场,到处都是…等等!怎么就成惊悚片了?Sebastian给了自己象征性的一巴掌,脑内画风突变…Chris的Alpha朋友来取车,发现他是个人尽可夫的Omega(他为此打了个哆嗦),于是想要趁机占便宜,他抵死反抗,临门一脚时被Chris英雄救美保住了贞操,从此他们两个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迪士尼都这么结尾,他可不敢告诉任何人他喜欢迪士尼,会被笑死的。

收起那些胡思乱想,Sebastian又看了眼时间,这次分针只走了8个格,他强迫自己不去关心Chris的去向,可不管想什么就是无法阻挡思路的最终指向,他想过给对方发条信息,又觉得这种行为类似于率先投降,于是编辑好的短信又被他一排排删掉,最终他倒在沙发上,歪着脑袋盯着电视里那个只有26岁还不懂嬉皮笑脸的Chris发呆,直到眼皮打架,再次入睡。

Chris在山脚下的超市吃了个简单的午饭,然后想到Sebastian或许还在饿肚子,于是决定去超市买些食物,他已经不自觉的拿了一车有机蔬菜和新鲜水果,每一样都是Scarlett之前告诉他,而他记在了小本子上的孕妇食谱,现在他正提着一袋奇异果站在货架前发呆,这是Sebastian最喜欢的水果,他说这种食物榨汁不错,拌沙拉也非常爽口,冰箱里没有什么都会有一两颗奇异果…

Chris不可否认与Sebastian在一起这几天自己尝尽了不少甜头,在一段AO关系中他没什么损失,标记可以切断,婚姻可以分离,只要将一切都当做是一场交易,那他们就都不会有烦恼,但现在他有了烦恼,他知道自己在被Sebastian影响,对方的影像正一寸寸的占据他的大脑,Omega甜美的花蕊被包裹在坚硬的外壳中,一旦你见识过那其中的美妙,就会忍不住想要得到更多…Chris搓了搓脸,阻止自己像个痴汉一样去思念一个刚刚和他争吵过的人,但他还是将那盒奇异果扔进了推车,转身时却不巧撞到了身后的女人。

“抱歉!”他第一反应是查看对方的情况,女人个子不高,差点被他撞倒,幸好旁边有人扶了一把,“咦?这个帽子好熟悉,你不就是那个…Sebastian的伴侣先生吗?”

糟糕…真是狭路相逢…Chris也认出了对方的声音,但一切都来不及了,他们四目相接瞪着彼此,一时间双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Chris尴尬的咳了两声准备撒谎说对方认错人了,但周围已经有人开始注意到了他们,他只能点了点头就匆匆离开了,而身后随即传来尖叫声,“真的是Chris.Evans!!!”他快步跑到收银台,在店员的协助下顺利离开了超市,有惊无险的躲过了被围观的可能。

看了眼时间,已经快3点了,Chris和医生约了半小时后为Sebastian诊疗,这会他感觉他的Omega已经不像刚才一样那么烦躁了,身体里受影响的部分也在逐渐平息,也许Sebastian已经消气了吧?Chris拎着一包食物走回房子,发现Sebastian连门都没关,这家伙也太大意了!可一摸口袋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别墅钥匙,这是不是说明了Sebastian是在特意等他?他为这一可能感到发笑,嘴角忍不住就咧到了耳朵,尾巴也翘了起来。

电视机里还播放着他的影视剧,Chris不忍直视的捂着眼把电视关了,Sebastian在沙发上睡的七扭八歪,T恤下摆全部掀起来堆在了胸口,露出肚子上一截麦色的肌肤,衬托着紧实的肌肉线条让Chris有些两眼发直,他走过去将人抱进怀里,胸膛紧贴着Sebastian的后背,将那件简单的白色上衣脱掉,胡子蹭在颈窝里,让人发出梦呓般的笑声,Chris揽紧这具身体,霸道的吻住了那张嘴。

Sebastian睁开困倦的双眼,看到来人先是挣扎了一下,见推不开索性揽住了Chris的脖子将他们之间的距离缩短,Omega香甜的信息素瞬间在Chris面前炸开,像无数颗薄荷硬糖被捣碎一般撒了满屋子,Chris将他转过来正面抱着他坐到自己腿上,Sebastian赤裸的上身就压上了Chris的胡渣,蹭的他胸口一片刺红,忍不住发出一声压抑的闷哼。

“你约了几点?”Chris知道Sebastian问的是医生,但他现在不想思考那些,他急促的堵住那张吐着热气的嘴唇,伴随唇齿间的吮吸纠缠发出暧昧模糊的回答,“足够填满你了,现在闭嘴!”


TBC


其实总有人猜对剧情,而我每章都埋了梗,但是我不会回答你们~

^。。^略!略!略!

评论(24)
热度(450)

© 小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