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stan】联合炒作 第十三章(葱油饼

RPS的ABO!RPS的ABO!RPS的ABO!

Chris Evans/Sebastian Stan

警告:ABO、NC17、生子、孕期OOXX、奶孩子、OOC、嘴炮、傻白甜...(哎呀写不开了~)

由于这就是一篇傻白甜,请不要对演员获奖、怀孕、奶孩子甚至ABO等方面提出任何专业性问题,谢谢。


爆字数了...只当补偿你们快一星期的等待了吧,结尾有肉渣


十三

 

不知道这次自己又睡了多久,Chris只觉得一阵熟悉又好闻的薄荷香气将他包围着,让他仿佛又回到了那片被太阳晒的暖烘烘的薄荷田,焦虑不安的情绪也在一点点散去,他缓慢的睁开眼睛,天花板不再是单调的惨白色,壁纸上有好看的冰蓝色洛可可花与鸟,窗帘则印满了大片荚莲花。

Chris活动了下脖子坐起身,回忆起晕倒前的最后一刻自己好像是砸了Sebastian家的玻璃?还好他不是在看守所里醒来的,他有点急切的从床上下来,看到地板上放着一双熟悉的拖鞋,这让Chris瞬间露出一个可以媲美王子找到水晶鞋一样的傻笑。

他走出房间,熟门熟路的在客厅里转了一圈,接着又跑到了二楼,他甚至去看了一眼三层的阁楼,却都没有发现Sebastian的踪影,这不禁让他开始怀疑自己是被物业公司抬进来的?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不科学,如果这里的安保真做的出这种事,那他一定会在下一秒就勒令Sebastian搬去他家,这太不安全了!

他双手叉腰站在客厅里独自发了会牢骚,最终回到厨房翻出一袋土司,冰箱里的东西基本还维持着他离开那天的样子,除了奇异果统统不见了,其他食物几乎没动过。

难道Sebastian这段时间都不住在这?还是说那人现在已经活的像只兔子,仅仅是靠吃水果就可以维持生命了?Chris皱着眉头为这两个都不怎么样的猜想咽下口苦水,他将土司塞进面包机,面包机还放在上回他用过的接近插座的地方,这真感人…他翻了个白眼,然后默默站在那里发呆直到那个小机器发出叮的一声,他取了个白瓷盘子,将烤热的面包放在上面,拖着盘子走出了房间。

如果此时此刻有记者埋伏在附近,他就会拍到Chris.Evans正穿着一件老头衫,端着个盘子一脸不开心的站在Sebastian家门口吃土司,并且身后的窗子还被砸了个洞,现在正往屋子里呼呼冒风,这画面要多诡异有多诡异…但Sebastian不是记者,他从大老远就瞧见了Chris那一脸眉头紧皱的糟糕样儿,于是他忍着笑从车里走出来,装作同样不开心的瞪着对方,“你还嫌惹的麻烦不够多?不知道这里埋伏了很多记者吗?”

Chris在看到Sebastian的一瞬间就已经忘了刚刚那些蛋疼的糟心事,他讨好的将吃了一半的土司递到那人嘴边,却被Sebastian嫌弃的将他咬过的边缘撕了下来才扔进嘴里,Chris看着那块被丢在一边还带着他牙印的面包,尴尬的有些不上不下,他犹豫着要不要先开口道个歉,毕竟是他不辞而别在前,但又不知道该用什么借口来开这个头,而关于Sebastian热潮期提前的那件事,也让他在面对这个男人时多少有些心存顾虑。

他不停的抓着自己后脑勺上的头发,蓝眼睛里满是欲言又止,Sebastian看着他那个样子都忍不住想要帮他看看头皮了,“你再抓会变秃的。”

“啊?”Chris显然还沉浸在思考中,他突兀的将手停在半空,Sebastian翻了个白眼直接将自己手中提着的袋子塞进了他手里。

“这是什么?”Chris翻开袋子看了看,里面全是他熟悉的抗焦虑急救药,原来Sebastian刚刚去了趟市区的医院,Chris昏迷的时候他就已经联系了急救,医生建议他醒来后去补买几样药物预防着再次发生这样的情况,并安慰他Chris的症状不算严重,只是突发性的,就像血压高病人受到刺激也会晕倒一样,注意不要太激动就好。

Chris紧紧的握着手里的药瓶,他这才注意到屋子里萦绕着的那些好闻的薄荷香气是什么,那是他的Omega正在释放的能够安抚他的信息素,这让他不管是身体还是心里都涌出一股暖意,并且他突然觉得Gavin的推测变得毫无意义了起来,现在他只想抱住眼前这个人,对他说一声抱歉。可他最终还是忍住了,他收起袋子,跟Sebastian简单的道了谢,什么都没再说,他们尴尬的站在那里开始沉默,直到隔壁传来几个年轻人的吵闹声音,Sebastian这才记起来有些事情最好回到房间再说,Chris在关门前还特意又张望了一下周围,试图找到Sebastian所说的那些埋伏着的狗仔,但并无所获。

回到客厅,Chris将盘子放下后坐到了Sebastian的对面,他们像一对准备正式谈判的商人一样严肃的看着彼此。

“为什么不联系我?”

“为什么还要回来?”

像是商量好了似的,他们同时开口,然后愣在当场,Chris舔了下唇,抢在Sebastian之前再次说道,“我的焦虑症发作了,在曼哈顿的房子里睡了几天,而这期间你并没有联系我,所以我以为你…不再需要我提供帮助了。”他沉吟了一下,挑了个不太敏感的说法,其实他很想问Sebastian,你有没有希望我回到这里,哪怕一瞬间,但他在看到对方不怎么友善的表情时将这个念头咽回了肚子里。

“起初我以为你去处理公事,毕竟我们捅了那么大一个篓子,但后来随着你离开的时间,我突然意识到我并不清楚你的私生活,所以我猜也许比起回来帮助我,你更需要和某些人做出解释。”

Chris当然听出了那个所谓的某些人是指谁,他立刻换上一副焦急的表情解释道,“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目前是单身所以我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除了我妈妈但她让我赶快将你带回家否则她就要我好看。”Sebastian为他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忍不住递给他一杯水,并且抿紧嘴巴想要极力忍着别笑出来,他甚至咬住了自己两腮内的肉,然后快速的转移了话题,“你妈妈要我回家?”

“那个…我没有跟她说一切都是演戏,既然我们怎么样都要结一次婚,所以我觉得还是越少人知道真相越好,你说呢?”

“真高兴你的智商终于有一次可以跟上我了,我也是这样跟我妈妈解释的,并且由于她的几个好朋友都是你的影迷,我想可能是老年人也需要点虚荣心,于是她非常短暂的思考了一下利弊后决定拿我的幸福去换你的签名…这真是个励志片不是吗?”Sebastian一边说着一边做了个不可思议的表情,逗的Chris忘记了反驳一开头那句嘲讽,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Sebastian恼怒的拍了他一下,然后起身走到柜子里拿出一个大信封。

“这是合同,里面写明了我们的婚姻关系只维持到孩子顺利生产,这期间你需要做的就是配合我回应一些媒体、偶尔提供一下你的信息素安抚我的情绪…”说到这里Sebastian控制不住的有些脸红,但他很快将这部分跳了过去,“总之我不会让你白帮忙,需要什么条件你自己提。”

Chris看着Sebastian略微发红的脸颊,一阵失落感向他袭来,他搓了搓自己的手心,接过那份合同,等价交换那部分被空了出来,白茫茫的一片就像他此时的心情,但Chris转念想到Sebastian确实有一样东西可以回报他,而且这样东西只有Sebastian可以给他。

“记得颁奖那天我为什么约你单独见面吗?”

Sebastian当然记得,他一辈子也忘不了当时浑身冒火就像躺在岩浆里时Chris突然出现的样子,他至今都记得那个味道,可他从来没对Chris说过,他闻起来就像春天即将融化的冰雪,带着早春植木的清幽与冬日残留的冷冽,他强压下自己心头滋生的那种小鹿乱撞的冲动,故意抬起半张脸挑着一边的眉毛对Chris做出一个不屑一顾的表情,“难道不是因为你输了奖项时间都变得富裕了起来吗?”

“基于这次奖杯的形状,我建议你可以把它当枕头使,这样你就能每天都在梦里回味到得奖的喜悦,上一次我就是那么干的,对没错!就是我赢了你的那回,那个奖杯将底座拔下来上面正好可以拌沙拉,有机会可以请你去品尝一下最佳优秀沙拉奖,现在让我们先收起骄傲来说说正事好嘛亲爱的?”Chris因这个完美的反击被Sebastian袭击了脚面,他低头揉了揉露出来的脚趾,疼的呲牙咧嘴,“你这是家暴,我要去Alpha受保护协会起诉你。”

“什么协会?这组织恐怕就只有你和你那个一身烤面包味的经纪人吧?”

“别瞧不起冷门社团,我们迟早也会发展壮大的。”

“那我还真是期待啊,现在说说你的正事吧会长?副会长?你俩谁是这机构的头儿?”Sebastian都懒得掩饰自己的不屑,他将两条腿收到沙发上并拢,可能是窗户还在漏风的原因,春天的空气让他觉得有些冷,Chris也明显注意到了,他走过去挤到Sebastian坐着的双人沙发里,整个身子占了一半位置,Sebastian瞪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假装生气的把脚踩在了Chris的腿上,而Chris本来就是这样计划的,但他又不希望彼此尴尬,于是一边将Sebastian的脚夹在两腿中间,一边继续说他的“正事”。

“首先我要为那晚的失态道歉,”Sebastian本来还在满脸通红的找掩护,听到Chris的开场白,瞬间又换了一张臭脸,“哼…”他用鼻子哼了一声表示对那件事的看法也就这样了,Chris讪讪的挠了两下额头,继续说下去,“事实上我的确非常欣赏你的那部影片,并且我约你见面也是为了下一部影片的计划。”

Sebastian不明所以的看着对方,“是你的下一部还是我的下一部?”

“是我们的下一部。”

“你想跟我合作?”

Chris露出一个你真聪明的表情给了Sebastian一个赞,“我打算做一部小众电影,是文艺片,故事讲述了一个青年从小到大因为暗恋自己的老师…”“你等会!”Sebastian打断了Chris兴奋的即兴演讲,“谁打算做一部?你?你是导演还是投资人?”

“都是,我准备自导自演一部影片。”

Sebastian一脸“WTF”的表情看着对面的男人,好像他正在说什么不可思议的宇宙奇观一样,“呃…我不知道你还计划了自己拍电影,当然我不是说你不行,我只是…我只是没有想到而已。”

“事实上这的确是我第一次尝试,本来我对剧本还有一些不满意,所以始终没能下定决心,直到看完你演的那部片子,我觉得这或许是个好契机,如果我们可以合作的话,我希望你能做我第一部影片的男主角。”

“哇哦~”Sebastian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虽然还没有看过剧本,但刚刚那一瞬间Chris就像是他戏里饰演过的那些帅到能把人闪瞎眼的男神一样发出金子般耀眼的光芒,他眯起眼睛凑近了一些,将对方从上到下打量了个遍,“我可不保证票房。”

“你只要负责尽情释放就好,我保证让你过足瘾,想怎么演就怎么演!”

“成…交!”

Sebastian虽然犹豫了一下,但他最终还是答应了,Chris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手指忍不住就爬上了他的脸颊,“你都不用听听剧本就决定了吗?”

“等以后有时间再听…”

“now……busy?”

“um?……maybe~”

周遭的气味就像一罐被调稠凝固的枫浆,Sebastian觉得Chris的手指好似带着一股热流,让他浑身发烫,就连说话的速度都被放慢了20倍,而Chris听上去也像是掉进了这场暧昧的旖旎中,他用指尖滑过Sebastian的唇角,停在脸颊平坦处打着圈的摩挲着那些新长出来的胡茬。

“我们正在谈正事…你不能喧宾夺主honey~”Chris发现Sebastian那带着异国他乡的卷音简直要把他的魂儿都卷走了,他构思许久的剧本就这样被彻底的扔进了大脑的某个角落。

他们已经近的快要贴到彼此了,Chris的嘴唇就停在Sebastian的面前,他用湿热的低语捕捉着Sebastian的气息,“这就是我要的回报…你做我的男主角,我演你的Alpha,我们做一场联合炒作。”

“可是…我挑Alpha的条件很高…”Sebastian伸出一根手指顺着Chris的喉咙一路滑到领口下方,他觉得自己就快要挂到Chris身上了,他们离的那么近,近到都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Chris的另一只手甚至已经顺着他光裸的脚腕钻进了宽阔的居家裤,指腹一点点爬过他敏感的膝窝,停在靠近大腿的位置,“你总得给我点暗示。”

“首先…他得能取悦我…”这次Chris没等他说完就将人一把拽到了身上,他终于放弃了那种让人昏昏欲睡的调情,虽然感觉也十分不错,可他更想直接将Sebastian吻到气喘吁吁,这样他就顾不上用爪子在别人心上挠痒痒了,就在他刚把嘴唇凑过去时,Sebastian却一把推开了他的头,并且用十分严肃的表情瞪着他,“医生说你最近要好好休息,直到恢复健康之前都不能做任何剧烈运动。”

Chris被这突然改变的画风弄得愣在当场,他还保持着被Sebastian顶住额头的姿势,双手紧紧握着对方的腰,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眨了眨眼睛,“你不是要我取悦你吗?”

Sebastian咧开嘴,露出一个得逞的坏笑,两颗白的发亮的小虎牙简直闪瞎眼,他用力的点了点Chris的额头,“就是字面意思!做饭、打扫卫生、补好玻璃这些…”

“这些之前也一直都是我在做啊。”Chris挤出一个无辜的表情,让Sebastian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好像自从对方住进来,他的确没再碰过什么家务,谁让他只顾着睡觉来着,还有那些火辣的性爱…

安抚性的拍了拍Chris壮硕的胸肌,Sebastian表示正因如此昨晚才没有将他扔给保安带走,这说明Chris干的还不赖,应该继续保持,说完就从对方身上快速的爬了下来,还差点打翻茶几上的杯子,之后一路小跑上了二楼。

Chris现在才意识到自己被人设计了,他低头看了看一柱擎天的小家伙,唉声叹气的打开一瓶以前常吃的口服药吞了下去,他早该想到以Sebastian的性格,不可能对他那种失联行为表现的如此大度,现在变成看的到吃不到,还要默默承受对方那些出其不意的鬼点子,他觉得自己还是干脆晕倒算了。

夜晚来到时Sebastian让Chris去睡客房,他表面上没有做出反驳,但内心还在惦记着到嘴的肥肉,可又怕太过上赶会让Sebastian厌烦,有些事情还是慢慢来比较好,于是他乖乖的转个弯拐进了之前睡过的那件房。

Sebastian坐在沙发上眼睁睁的看着Chris关上了房门,电视里的访谈节目早就结束了,现在一群拿着纸花的拉拉队正在那奋力的踢着大腿宣传一款健美球,Sebastian感到既生气又尴尬,毕竟是他赶Chris去的客房,但他没想到对方真的什么都没说就乖乖答应了,倒不是说他现在没有Chris就睡不着觉,只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那种奇怪的期待,就好像他们就应该那样似的,甩了甩自己的头毛,Sebastian决定不再去想那个可恶的男人,他拿起电话拨打了屏幕上的订购热线,用极其土豪的嚣张方式订购了好几个健身球。

这一夜Chris睡的不怎么踏实,他最近睡的有点多,焦虑症不像伤风感冒,一旦情绪缓解,实际上没什么生理影响,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琢磨着怎么才能再回到Sebastian的床上,殊不知隔壁房间里的Sebastian也在思考同一个问题,也许是因为他们都没有再掩盖彼此的想法,这种躁动的感应穿透墙壁简直易如反掌。

Chris最先察觉到了他的Omega情绪不太正常,于是他光着脚来到隔壁房间,却发现门没锁,Sebastian担心Chris夜里会再发病,他特意留了一道缝隙方便探听隔壁的动静,但现在他听到那边真的传出声音时却本能的只想到装睡。

他知道Chris进来了,现在就站在他身后,他在干什么?大半夜盯着自己的后背发呆?难道他还有梦游的毛病?Sebastian有点不知所措,他不清楚自己要不要转过身打个招呼之类的,但又怕这样会吓跑对方,就在他犹豫不决的当口,Chris已经蹑手蹑脚的爬到了床上,他慢慢掀开Sebastian的被子,贴着他的后背躺了下去,Sebastian还没来得及惊讶就感到了一阵柔和温暖的气息包围了他,是Chris的信息素,Chris一定是感应到了他的不安,他在黑暗中背对着那个Alpha露出了一个无声的笑容,然后同样释放出自己的味道去回应对方。

这下Chris知道Sebastian已经醒了,或者他根本就没睡,可他没有挑明,他能够感应到Sebastian在对他道谢,他从来没有与人有过精神联结,但他就是知道Sebastian想表达什么,他觉得这体验很奇妙,让人既温暖又平静,于是他也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去响应着。

现在他们就像阿凡达里的纳威人,正在用看不见的触角感觉着对方,解读彼此释放出的每一个意思。

Sebastian直到听见身后渐渐传来规律的呼吸声才转过身来支起一条手臂,他看着这个熟睡中的男人,他好像睡的很不踏实,眉眼间有些轻微的抖动,嘴唇紧抿,像在挣扎什么,也许他正在做梦?Sebastian轻笑出声,他控制着手指的力道轻轻戳了下Chris的眉心,那人果然将眉头皱的更紧,他笑了笑又用手滑过对方那一排长的惊人的睫毛,摸起来就像最柔软的羽毛,他有些上瘾的顺着Chris笔挺的鼻尖慢慢游走到那张丰满的嘴唇,对方怕痒的舔了一下他的手指,他条件反射的一把将手塞回到被子里躺平身体。

其实Chris早在Sebastian的手指四处点火时就已经醒了,但他不知道对方想干嘛,只好继续假装睡觉,等了半天发现原来这个淘气的家伙只是想无聊的找点乐子,那乐于助人可是Evans家的祖训。

肉渣戳我

Sebastian当然知道他在指什么,他舔了舔唇角,回忆起刚才嘴里的感觉,“不是太难接受,怎么…你这是在采访我吗?”他露出一个懒散的笑容,他们身上都出了汗,汗水弄的枕头发潮,他抽出手指转身去够床头的纸巾,Chris趴在他身后发出闷闷的笑声,Sebastian瞪了他一眼将抽纸揉成一团扔到他脸上,“好笑吗?”

Chris点了点头,现在想来他们这事还真是...火辣,“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做。”

“想要合作愉快总得拿出一些诚意来。”Sebastian说的那么理所当然,完全没有发现Chris一瞬间黯然失色的眼神,沉默了几秒,最后Chris笑着说,“合作愉快。”


TBC

最近太走心了,以至于拖了这么久才更,但是8000+也算是对得起这一章了,绝对不坑,我保证~

评论(22)
热度(452)

© 小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