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stan】联合炒作 第二十五章 (蟹黄包

RPS的ABO!RPS的ABO!RPS的ABO!

Chris Evans/Sebastian Stan

警告:ABO、NC17、生子、孕期OOXX、奶孩子、OOC、嘴炮、傻白甜...(哎呀写不开了~)

由于这就是一篇傻白甜,请不要对演员获奖、怀孕、奶孩子甚至ABO等方面提出任何专业性问题,谢谢。



终!于!表!白!了!【写的我自己都过意不去了】



384KB截图纪念一下


二十五 



镜子前的男人穿着得体的西装,没有颁奖典礼上那么正式,但看起来非常干练稳重,是Sebastian想要追求的效果,他帮Chris整了整领带,一边纠正那些没有对齐的条纹,一边和他确认了昨晚剧本最后修改的部分,“相信你自己,剧本我都看过了,完全没问题,非常棒Chris!深呼吸!吐气~呼~~你能做到!”

Chris哭笑不得的捏了捏Sebastian的脸,“现在到底是谁在紧张?”被戳穿的男人不自在的舔了舔嘴唇,他的确比他丈夫还要激动,最终抵住Chris的额头,Sebastian小声的说,Good luck。

他们先是一起去了医院,Sebastian的母亲在那里与他们汇合,Omega今天有一次检查,如果一切都好,他们就可以领个仪器回家每天听一听小James的心跳,Sebastian都不知道今天一天他到底应该先激动哪一个了,Chris却一反常态比他表现的轻松的多,他吻了吻Omega的肚子,亲眼看着他走到自己母亲那里才驱车离开。

医院到约定地点不算太远,但现在是高峰期,Chris在压车的空挡百无聊赖的拨弄着车上的收音机,照例他先找到了音乐频道,他喜欢在等车或者下雨时听上几首爵士,蓝调也不错,那有点说不出来的浪漫,Sebastian会在这时候嘲笑他有末日情怀,他们也曾经为了争论听哪一个电台而大动干戈,但那都是最初阶段,并且值得庆幸的是最后总会以一场火辣的性爱收场。

Chris在等待了差不多三个信号灯时接到了Jerry的电话,对方听起来像正在奔跑,周围很吵杂,Chris喊了两声Jerry的名字才引起对方一连串惊恐的大叫,“打开电视!不不不!手机电脑收音机随便什么都行!我们完了Chris,Smith的电话一直打不通,他的秘书就说他在开会,但我们约好了的!我们…”

“停停停老朋友!不管发生了什么,现在先告诉我你一切都好?”

“是的Chris…是的…我…我没出什么事我就是…我很抱歉。”经纪人的声音听上去像块被磨红的焦炭,Chris在确认了对方没发生什么意外后气氛重新变得平静了下来,Jerry沉默了一阵,像是在等待Chris拿主意。

“呆会联系你,Sebby今天有检查,我不能让他分心,晚一些我们见个面,”他平静的有些过头了,Jerry不敢肯定Chris是不是真的那么理智,或许他只是悲伤过度?在他再三强调了几次后,Chris终于叹了口气,“这就是他想要的,你都看到了Jerry,我不能让他得逞,我们还没有被打垮,我唯一感到抱歉的是对你我的老朋友,你原本可以拥有一份衣食无忧的工作。”

“如果你是指继续为GC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

“哈哈你终于承认那些坏事都是你干的了!”

“别道歉Chris,我并没有觉得失去了什么,如果一定要说点的话,我唯一感到失望的是距离我亲眼看到你捧得奖杯又要拖上个几天,那感觉真糟,就像迟迟等不到儿子数学成绩的老爸。”

“嘿!我比你大!”

“2个月而已。”


挂断电话,Chris调转方向盘,他将车停在拐角一家便利店门口,下车到店里买了包烟,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抽烟了,Sebastian之前会抽一点,但自从有了孩子也没再碰过,此时此刻他突然有些怀念尼古丁环绕在大脑的感觉,奇怪的是他并不感到焦虑或者愤怒,也许是Jerry的话触动了他,他现在只是有些失落,怅然若失的感觉有时和尼古丁很像,那种空洞的情绪让人抓不住也挥不散。

他坐在车里点燃了香烟,随手打开广播转到新闻台,主持人正在和一个号称于颁奖酒会那晚看到他威胁Sebastian的热心演员探讨着他自己,Gavin终于在今天将那些威胁付诸行动了,Chris想这些或许不是巧合,他掌握着自己的一举一动,那位投资人也一定是看了今天的报道才临时决定取消见面的。

车窗只打开了一点缝隙,烟雾顺着天窗飘散到外面,昨晚刚下过雨,街道还有些湿润,他盯着车外面轮胎压住的水坑发呆,广播里还在滔滔不绝的讨论着关于他是如何强迫Sebastian与他结合,又是如何用药物控制了那个Omega,好几次Sebastian通过私下关系向人求助他被Alpha精神控制,但起初大家都不相信,认为那个一向高傲的年轻人在开玩笑,但现在看来一切都是Chris的阴谋,可怜的Sebastian还怀了他的孩子,他不得不被这个恶心的人渣关起来,天知道他受了多少委屈。

总结起来大概就是这些,真是一点创意也没有。

安静的躲在后巷抽完一支烟,Chris发动车子往相反方向开,Sebastian还没有做完检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医院门口看到了他,记者也许已经赶过去了,如果Gavin一开始逼迫Chris放弃表演的行为被称为是一种策略,那么今天他利用Sebastian做要挟的举动就只能说明他还不够了解Chris。

就像他之前猜测的那样,医院门前已经围满了记者,那些像苍蝇一样赶不走的狗仔们拿着长焦短炮跃跃欲试着,丝毫不在意“一个受尽折磨的Omega正处在危险的孕期”,Chris撇了撇嘴,将自己的西服外套脱掉扔在后座,又解开了袖口和领口的几粒纽扣,希望待会真打起来时这身名贵的衬衫不会报废,然后戴上他的墨镜下了车,一副轻松模样的朝医院正门走去。

人群在看到Chris的出现后有过几秒短暂的沉默,没人相信事件的当事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了他们面前,直到一名女记者大喊了一声Chris.Evans,他终于被迅速形成的人墙围在了中间,没有经纪人和保镖的陪同这样做无疑太过大胆,但Chris现在丝毫不畏惧任何形式的攻击,他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这里是医院,并且每个人都在喊问题他根本答不过来。

以至于后来当Sebastian终于离开诊室拎着Sophia为他准备的胎心仪出来时,看到的就是一场简单的答记者问,Chris穿着他亲自挑选的白衬衫站在那些记者面前游刃有余的和对方开着玩笑,偶尔会认真回答几个严肃的问题,然后有人看到了他,他母亲已经先一步叫了保安,医院门前一时间被围的水泄不通,Chris几步推开人群来到自己的Omega身边,他走过去扶住Sebastian的腰,快速往侧门走去,直到他们顺利上车,Sebastian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失控的场面,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发生了他妈的什么事?我被突然任命为美国总统了吗?”

Chris笑了起来,光裸的手臂紧紧的握着方向盘,上面的汗水浸湿了卷起的袖口,“当总统有什么好的,还不如Chris.Evans的Omega出镜率高。”

任Sebastian再不了解事情的情况也听出了Chris话里的嘲讽,他安抚性的摸了摸Alpha的肩膀,对方顺势将他的手握紧,“Gavin行动了。”

他们都明白这句话意味着什么,Sebastian骂了句难听话,被Chris捂住嘴用眼神瞄了他的肚子一眼,前者翻了个白眼表示他们的儿子不是什么怪物或者圣灵,6个月就能过目不忘。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Sebastian攥紧Chris的手指,“要我发出声明吗?”

“不需要了,现在他们认为你说什么都是被胁迫的,如果Gavin真要送我进监狱,那么下一步他就会起诉我,我们只需要安静的等他出招就好了。”

“他是不是疯了?”

“他只是没有尝试过被人轻视,从他接手GC,可以说在好莱坞呼风唤雨了二十年,没人能够违背他的意愿,也没人能够试图挑衅他的权威,可是我都做到了,他可能真是被我气着了,有些不择手段罢了。

Sebastian点了点头附和对方,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Chris关于自己被下药的怀疑,Augus还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结果,如果现在和Chris透露,也许只能激化矛盾,“在想什么?”Chris紧了紧手指,唤回Sebastian的关注。

“没有,只是在想我们会不会胜诉。”

“当然,我们怎么可能输?”

“Chris…”他有些欲言又止,他们已经开进了Sebastian母亲所住的街道,刚刚情况有点混乱,为了摆脱那些记者,他们和Stan夫人约定在家里碰面,这才迅速逃离了医院。

Chris将车停好,这附近住着的都是中产阶级家庭,很多人从事医生和教师的工作,Sebastian的继父拥有一间私立学校,所以生活条件非常优渥,街道两旁开满了切诺基玫瑰,Chris在Sebastian家里见过这种花,是印第安品种,味道很好闻,他稍微打开了一点车窗,好让那些洁净的味道传进来,“现在可以谈谈了吗?”

“当然。”他们摆出一副谈话的姿态,Sebastian没有收回被Chris紧握的手,他转过身子,灰蓝色的眼睛直直的望进Chris眼中,“我们…我不保证自己能够骗得了所有人,我不擅长说谎,你知道,我们的关系,我是说,如果我们真的被起诉了,还有那份合同…”

Chris安静的等他说完,他发现Sebastian在提到他们的关系时眼神开始飘散,最后整个人都埋在一起,就像被人抽走了生气。 


“骗所有人?不…从始至终我们骗的只有自己,”Chris托起他的下巴迫使他重新面对自己,“你觉得我们之间的一切仅仅只是为了遵照一份合同吗?Sebby…我们自欺欺人的够久了。”Sebastian抖动着眼睫一眨不眨的盯着Chris的蓝眼睛,他惴惴不安的等待这一刻已经等了半年,或许早在他们第一次对视时他就再也没有从这双蓝眼睛里走出来过,那里就像一汪清泉,一片深海,将他轻柔的托起,他嘴唇有点颤抖,Chris就一点点的吻掉那些忍不住滑出眼眶的泪痕,现在他们两个脸上都湿漉漉的,但是没有什么比今天更美好的了,Sebastian突然在心里决定他要善待Gavin.Cooper,不再说那个可怜的老头儿一句坏话,因为他给了他一个家庭。

午饭后他们心满意足的吃到了Sebastian继父做的水果挞,Chris跟着Stan夫人一起研究胎心仪的说明书,当他们终于调对那个频率时,James第一下心跳声从机器里传了出来,Sebastian吓了一跳,他靠进Chris的怀里像只受了惊吓的松鼠,眼睛嘴巴都张的大大的,Chris笑的抑制不住,被Stan夫人埋怨声音大的盖过了孩子的心跳声,于是年轻夫夫都闭上了嘴,他们安静的听了一会,事实上那东西再听多久也听不出什么花样,但有些人就是舍不得将扩音器从Omega的肚子上拿下来,Sebastian只好坐在沙发上面对着那个犯傻的准爸爸一下午。
最后在Sebastian严肃的警告下Chris终于舍得将机器关上了,他们现在躺在自己房子的卧室里身体纠缠在一起,就像之前的无数个夜晚,但Sebastian总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或许是他们终于捅破了那层窗纸,现在身边躺着的不再是一个和他有协议关系的Alpha,而是他的Alpha,他换了个姿势将头埋进Chris的肩窝,像个还没有怀孩子的年轻人一样挤到他丈夫的怀里,吓的Chris赶紧调整好位置给他的肚子留出足够宽敞的空地,“你似乎很开心,在发生了那么多事后的今天?”他将手绕过Sebastian的肩膀轻轻揽着对方,手指缠住那人几缕浓密的卷发。

“说实话Chris,我以为我要怀着这份无法得到回应的感情孤苦伶仃一辈子。”黑暗让Sebastian变得大胆起来,他趴在Alpha的胸口上,耳边是对方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你原本打算再也不结婚了吗?”Chris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惊讶又有些喜悦,但是他说的太快了,Sebastian还来不及分析那些复杂的情感。

“如果我们真的离婚了的话,是的,我也许不会再有组建家庭的意愿。”

“但你为什么宁愿孤独一生也不愿意先跟我告白?”

“因为你是一个自大傲慢的混蛋。”

“啥?”

“之前是的。”

“你才是自大傲慢的那个,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我试图表现友好而你只是瞪了我一眼。”回想起自己第一次参加颁奖典礼遇到Sebastian的经过,Chris依然有些气急败坏。

 “你说友好?你的友好就是假装喝多了拿樱桃酒泼了我一身?”Sebastian似乎完全忘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哪一次,他能想到的就是一场荒唐的晚宴,Chris在人群里辨识度极高的哈哈大笑,他想从一侧穿过去却正好被动作夸张的Alpha撞了个满怀,对方将杯子里的红色液体泼了他一身,而他那天穿了身白西装,真是有够狼狈的。

“撒谎!我们第一次见面明明是在颁奖典礼上,你打扮的就像一个站街的未成年,那么严肃的场合下你居然穿了条紧身牛仔裤,腰线低的我都担心走在你后面需要给我的眼睛打上马赛克。”

“胡说!我从来没有在颁奖典礼上打扮的像个站街的!”

“只在特点的房间?这可有点过了年轻人~”他们已经分开了纠缠在一起的手脚,Chris靠在床头上气呼呼的瞪着Sebastian,Sebastian则干脆坐在床垫中间双手抱胸看着他的丈夫像在看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他们将白天那些伴着鸟语花香的甜蜜告白忘得一干二净。

“就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表现的有些不得体,你非要在酒会上给我难堪吗?要知道我可是下了多大决心才听从公司安排穿了身白色的,现在我对白西装甚至都有了恐惧。”

“快得了吧!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不是故意的!而你无论如何就是不肯相信,甚至当着我正在试图约会的女孩面前说我口臭?这让对方直接怀疑我们那个样子不像要打一架而是找借口出去打一炮,这你总该印象深刻吧?”

“现在想来这也许就是命中注定?”

“是啊是啊命中注定十年前你就在所有人面前对我贴上了Sebastian所有物的标签,然后用各种小手段在镜头前和我玩足了欲拒还迎哼?”Chris抓住那个笑起来眼睛比星星还亮的人的手腕将他拖回了怀里,一点点亲吻他的眼角,“我们居然错过了十年…”

Sebastian收紧了拥住Chris的力道,“好像是久了点,就像两个傻子在互相取笑对方不聪明?”

“我很抱歉带给你的那些伤害,不论因为什么。”

“不Chris,那时的我们都不成熟,不懂什么是爱,所以上帝让我们用尽十年的时间去寻找明明就在眼前的那个人,我说不清遇到你到底是我人生中最大的灾难还是幸运,这太复杂了,就好像一句话无法概括一个精彩的故事,但我猜如果这世界上还有谁能明白那感觉,那么这个人就是你,因为我们共同经历了这个十年。”

“呼~被你一说感觉就像两个老古董,好像经历的不只十年,而是五十年、七十年那么久,我们活了快一百岁的样子。”

Sebastian用行动告诉Chris他有多喜欢这个形容,他们像两个老年人一样在黑暗中一边亲吻一边微笑,这个吻里没有添加任何情欲,只是单纯的喜爱与快乐,跨越了他们之间错过的那熟悉又陌生的十年。

之后他们又聊起了这十年间的各种误会和笑料,发现每件事都巧合的可怕,Sebastian说这就叫孽缘,Chris则乐观的认为这是上帝在给他们做媒,只可惜他们不开窍,不过一旦情感话题被打开,Chris就很难避免的在他的丈夫面前坦白了一把,包括交往过几个女朋友,睡过多少个Beta,但Sebastian不会真的因为这些“历史”而生气,因为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反倒是Chris比较在意Augus的存在,直到Omega再三保证他们连个手都没牵过,Alpha才又露出一点好脸色。

就这样他们互相依靠着聊到了深夜,直到远处的天空飘出微微的白光才双双睡去,但他们只睡了五个小时,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Chris,他披上睡衣跑到楼下,门外站了两名警察和两名穿着政府制服的人,他皱着没睡醒的眼睛不理解的看着对方,警察掏出一张调查令,他被怀疑涉嫌非法绑架控制一个Omega,纽约AO关系署正式对他提起立案调查,一旦调查属实,他们会第一时间进行起诉,而现在Chris和Sebastian要分别被带到两个房间进行询问,警署的仪器会确保Omega不受Alpha的精神扰乱,说白了Sebastian如果真的是被胁迫的,他终于有机会可以诉苦了。

Chris匆匆忙忙的套了件外套就被扭送上了警车,至于Sebastian,另一组人员保证会善待一个“受虐待”的Omega,对此Chris已经懒得解释,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Sebastian不要发生什么意外,他们甚至来不及和彼此打个招呼,手机也被查缴了,路上Chris感叹他还是第一次坐上警车,真正意义上的这种。

TBC

评论(32)
热度(513)

© 小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