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二踢脚💥

【Evanstan】联合炒作 第二十六章 (狗不理

RPS的ABO!RPS的ABO!RPS的ABO!

Chris Evans/Sebastian Stan

警告:ABO、NC17、生子、孕期OOXX、奶孩子、OOC、嘴炮、傻白甜...(哎呀写不开了~)

由于这就是一篇傻白甜,请不要对演员获奖、怀孕、奶孩子甚至ABO等方面提出任何专业性问题,谢谢。


合同......就是随口一说哇~^。。^~略略略

另外有妹子说分开调查就是花样秀恩爱,是的,其实最开始我的确想到了北京遇上西雅图,但写了一半觉得这样没什么新意有点辜负大家,所以干脆换了种方式,咱们来玩个没有见(xià)过(xiàn)的...

二十六


纽约警察署对Chris来说不算陌生,他拍过警匪片,来这里熟悉过环境,还请一名FBI老探长讲解过专业知识,警察局里不乏有女性影迷认出了他,从他一进门就对他掩嘴偷笑,他像走在红地毯上一样冲那些女士们打招呼,换来了AO关系部门调查员的不满,对方是一位中年女性,闻不到气味,因此Chris分析她可能是一名Beta,又或者AO关系科的工作人员都是Beta,谁知道呢?

他踩着沉稳的步子跟在一些人后面七拐八拐的来到一间问讯室,这里打开灯后只能看见一张三角桌子,Chris挑眉看了看门口站着的两名持枪警察,突然觉得自己竟然和电影里的抢劫犯一个待遇,看来他们真的想给他定点罪名。

但出乎意料的是审讯人并不是那名接触他的女性Beta,而是另一名看起来非常轻松友好的男性Alpha,对方和他礼貌的握了下手,并招呼他坐下,他们隔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有杯速溶咖啡,还冒着热气,“这里面会不会加了什么吐真剂?”

“你是魔法迷?”检查员没有对Chris出人意料的开场问题感到惊讶,他只是微笑着摇头,“你并非罪犯,只是嫌疑犯,接受调查那种,这是有区别的Chris,我可以叫你Chris吗?”

被叫了名字的男人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喝下一口没加过糖的苦咖啡,他基本上很少喝咖啡,Sebastian倒是喜欢这些苦涩的饮料,尤其刨成冰加了淡奶油的那种甜品,想到这他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个短促的微笑,但很快又阴郁起来,坐在对面的检查员没有错过Chris脸上任何一个微小的表情。

“他也会被带过来吗?我是指我的丈夫。”对方听得出Chris在强调什么,他点头给与了肯定,“如果可以,麻烦别给他咖啡,他还在孕期当中,不能涉及太多咖啡因,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好像天生来自古巴…”一旦开始抱怨,Chris就会变得滔滔不绝,也许是他厌恶的咖啡因起了作用,他变得比刚进来时轻松多了,但看到对面的检查员没什么反应时又觉得自己说的太多,只好悻悻的住口,“我知道这不好笑,无视我就好。”

检查员依然面带宽容,好像坐在他对面的不是嫌疑人,而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别担心,你的Omega会得到很好的照顾,”Chris注意到了那个从属词,他感激的看了对方一眼,突然对这个中年男人有了点好感,警惕性也比原来降低了几档,“他已经怀孕26周了?真不容易,这也是男性Omega大量减少的原因。”

Chris很惊讶对方已经对Sebastian的情况了如指掌,但他还是赞同了这个说法,“现在已经好很多了,之前几乎都是靠液体度日,他想喝咖啡,但被我拒绝了,于是家里堆满了各种蔬果,保姆会换着花样帮他弄点可以下咽的,但我们还是经常在夜里被那些呕吐折腾醒,那感觉糟透了。”

检查员露出一个深有体会的表情,“我丈夫那时怀孕到20周依然会恶心,我们都是过来人,相信我,没有比妊娠反应更坏的了,你很心疼他,但无法代替他,每一次帮他倒水都能挤进去几滴眼泪。”

“我的天啊你也太夸张了伙计!不过一开始我还会去楼下,我们住的房子客厅在一楼,卧室在二楼,”Chris一边解释一边比划着,“这不太方便我随时弄那些饮料,后来我干脆睡前把果汁榨好放在床头,这样就算他夜里恶心也可以第一时间喝到。”

“每个Alpha都有良好的自学能力,等你做了父亲还会总结出更多妙招。”

“说真的,三十六年了我第一次知道自己擅长家务,我出道很早,也许你有耳闻,刚毕业就进了个了不起的大公司,助理和经纪人每天围着我,还有那些热情的影迷,夸张点说我就像个国王,直到Sebby怀孕,老天!”Chris笑着揉了揉眉心,“我已经会用手枪钻制作儿童木马了,你能相信吗?假使有一天我失业了,我保证自己是个合格的木匠。”

检查员和他一起发出毫无形象的大笑,透过隔光窗户在外面作记录的警察已经翻了无数个白眼,他有种随时会被里面的人叫进去点上一扎啤酒的错觉,但毫无疑问他们的组长在面对AO婚姻关系方面堪称全美第一,他用轻松幽默的方式套取有用的信息,观察对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和神色,据说之前是中情局的情报员,也许传言并不都是真的,但破案率最高这一点有迹可查。

 

另一个房间里开着舒适的恒温空调,房间布置的异常温馨,没有冰冷的三角桌和转椅,棉布沙发被套上了温暖的米黄色,沙发前放着一个茶几,上面摆着水果和柠檬水。

Sebastian扶着自己的肚子艰难的移动到沙发最里侧,他拒绝过来帮忙的警察,来时路上他的脸色就已经非常的难看,如果可以配上文字,基本就是:生人勿近。

“你不用那么紧张,我们是来帮你的。”看Sebastian坐的很远,警察无奈的解释,但他们除了一个白眼没得到任何回应,只好无奈的退出了房间。

再次走进门的是一位女性,Sebastian警惕的看着对方,她自称是这次问讯的主检查员,Sebastian可以叫她Emma。

Emma看上去年纪不大,性感火辣的身材让他怀疑对方到此的目的,“这年头当警察要求那么高?简直比演员素质都好。”

对方冲Sebastian露出一个充满风情的微笑,然后打开了手里的信封,“这是报案人提供的照片,你先确认一下是否属实。”

Sebastian接过那一摞胶片纸,上面大部分是他和Chris在公共场合互相攻击的画面,“我居然还有这么幼稚的一面?”

女检查员不置可否的瞥了下嘴,Sebastian不知道被一个美女赞同这样的观点应不应该高兴,但他在看到后几张时面色开始凝重,画面上的他和Chris样子很模糊,他们都坐在车里,背景显示正是那晚颁奖典礼所在的大厦停车场,Chris抱着他将他强行塞进副驾驶,而他正因为提前到来的热潮期难以抑制的抓着对方的领子,看起来就像在推拒。

“说实话照片拍的很有计划性,原来他们一早就安插了狗仔。”Sebastian将照片扔回到茶几上,发出嗤之以鼻的哼声。

检察员Emma收起那些证物,将两条长腿交叠在身前,用一种紧盯猎物的敏锐表情看向坐在她对面的Omega,“所以现在你承认这些照片里所发生的事都是真实的?”

“是的,但大部分都是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拍摄的,所以我猜你们的报案人本身正在计划什么不光彩的事。”他脑子里最先想到的当然是Gavin.Cooper那个可怜小老头儿。

“那部分我可以稍候帮你联系警署其他部门立案,现在我们来说说你和Evans先生的事,你们是怎么从照片上这种紧张对立的关系发展成一对伴侣的?”

Sebastian不是太想回答她这个问题,但他知道不说点什么自己根本走不出这间屋子,更何况Chris已经先一步被他们带了过来,也许正关在某间类似的房间,回答相同的问题,他得争取和对方的答案一致才能过关,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

沉思了片刻,Sebastian决定实话实说,他阐述了自己是如何发现被下药的经过,又是如何在事前和Chris约定了见面的细节。

“也就是说你不知道他约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他安排好了时间、地点、人选就为了等你上钩?原谅我的比喻。”

Sebastian可看不出她有丝毫歉意,他不耐烦的换了个姿势,“恕我直言探员,你正在暗示…即使我和我的丈夫现在非常相爱,但我们最初不是为了爱情而结合,所以这依然被视为一种犯罪。你们管的似乎有点多。”

“我并没有暗示什么,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如果他真的是通过阴谋手段下药骗取结合,那么不管你们现在多么相爱,也的确触犯了刑法,我们看重的是结果。”女检查员盯着Sebastian的眼神更加严肃了,她火红色的长发披在身前让人看着就像一团烈焰,Sebastian把眼神错开,转而去看桌子上的百合花,然后自言自语的说,“Chris总喜欢在家里放一束百合,他有轻微的焦虑症,之前是为了静心,现在是为了让我安胎,医生说鲜花都是好东西。”

“很多花都含有剧毒,你最好还是看仔细了。”

Sebastian将视线从娇柔的花瓣上重现移回到对方脸上,神情一下子像变了个人,“无意冒犯,你一定还没有结婚,或者说还没遇到真爱对吗?”

“这和案件无关。”

“那如果我说只有你回答了我才会继续说话呢?”事实上Sebastian知道和警察任性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他也许会被关满48小时,但他就是看不惯那些拿着纳税人的钱却还那么嚣张的嘴脸,更何况他并没有犯罪,Chris更没有。

女检查员低下头思考了一会,最终还是满足了Sebastian的要求,“我只能告诉你我有过很多床伴,但至今没有一段维持过久的固定关系,所以没错,我还没有结婚。”

Sebastian露出一个得意的表情,其实他们都知道这个答案根本没有对错,警察也可以撒谎,在必要的时候,她可以编造各种Sebastian想听或者不想听的回答,但直觉告诉他,对方没有说谎,“太好了!”

“什么?”

“我有个朋友,至今单身,我认为你们非常适合,即使我很讨厌你警官,原谅我就事论事,但我仍然认为事情结束后你们有必要见一面,他是个最混蛋的绅士,也是个最绅士的混蛋,相信我,你们非常般配,我似乎已经看到自己当伴郎时的画面了。”

性感的女警官并没有很感激Sebastian的提议,她抖了抖敲起来的脚尖,将身体压低凑到他面前,“口头上的舒爽可不能真的替你丈夫开脱罪名,你最好还是说点有用的甜心,另外,我从来不缺和混蛋的约会。”

Sebastian失望的撇了撇嘴,露出他招牌的委屈表情,“我没有任何冒犯,就是单纯的想让你去见见他,我简直无法想象你们就这么错失了彼此。”

Emma终于打破了她维持很久的冷艳表情,翻了个白眼后将身体坐直,“好的我会去见他的,当警察真是可怕,每天都要面对形形色色精神不正常的犯人,尤其是你这样患有斯德哥尔摩的Omega,我简直厌烦了这活儿,顺便说一句,我打了针,我是个Alpha宝贝儿,希望你说的那个混蛋是个美味的Omega,Beta也行,我对两个带家伙的搞在一起没兴趣。”

这回轮到Sebastian露出惊讶的表情了,他完全没闻到对方身上的信息素味道,这针可真管用,“能把药名告诉我吗?另外我没有患斯德哥尔摩症,Chris才是被奴役的那个,我现在把他训练的可棒了,你想知道什么都尽管问,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去约会我的朋友,也许你们会开发一些特殊的喜好出来。”

Emma鄙夷的盯着面前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Omega,如果一开始她错误的将对方当成了脾气不好的男影星,那么她就大错特错了,Sebastian根本就是个恬不知耻的无赖,他和警察东拉西扯了半天,除了辨认照片真伪,几乎没说什么有用的,反倒是免费喝了半壶鲜柠檬汁,和吃了两个水蜜桃。

“既然你说到你的丈夫了,那么让我们来继续聊聊你们之间的事,你说你们现在非常相爱,何以证明?”

“呃…我们前天下午在客厅里打了一炮算吗?全套的那种,不过没怎么尽兴,因为孩子。”Sebastian继续毫不羞耻的透露着更多细节,他发现对待爱装酷的人就要用些不要脸的招数,可惜窗户另一头的记录员们就快要听不下去了,里面那两个人是来干嘛的?比赛谁更没下限吗?警察们纷纷捂着脸发出绝望的哀号。

“Well…性不能算是爱情的唯一解释,你需要更有力的说服点。”

“拜托警官,你会和一个你不喜欢的人上床吗?你可以怀疑Chris控制了我,但是我们把屋子里能搞过的地方几乎全搞遍了,这他妈还不能证明我们相爱吗?”

“为什么你只能想到性?”

“为什么你不相信性?”

“可能我们对爱这个词的定义不同。”

“我都快忍不住给你颁奖了警官,考虑换个职业吗?”Sebastian又想去拿第三个桃子,被女检查员制止了,“呆会再吃,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Sebastian把手缩回来看向对方,“Evans有没有利用信息素攻击过你,你知道我指的攻击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别再露出那种放荡的笑容!”

“好吧好吧,是有过那么一次,不过就一次,我们那会刚刚结合,他似乎对AO间的精神羁绊没什么常识,所以当我对他发脾气时,他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了可以影响到我的气压,但我们很快就都意识到了,之后就没再发生过。”

Emma点了点头,外面的警察也跟着像小鸡啄米似的一边点头一边飞快的做着记录,他们终于可以写点能对外公布的内容了,实在不容易。

“你能够叫的上来他家庭内五位以上的亲戚名字嘛,不是姓氏。”

“当然,不算没结婚的没出生的和我们俩…Chris自己家就有九口人。”

“你说他家同样有一名待孕的人?”

“是的,Chris的小妹妹Jen,比我早怀孕7周,现在住在波士顿,刚刚嫁给了一名建筑师,是个Omega,”他回忆起小姑娘的笑容,他们之间交流最多的恐怕就是那些孕期知识,抛开这一点,Sebastian还挺喜欢她的!“哦对了,她的预产日期你需要吗?”

Emma冲外面挥了挥手,可能意思是这一条毫无意义了,Sebastian回答的滴水不漏,根本没有丝毫犹豫。

之后他们又问了几个基础性问题,Sebastian可能是吃了太多桃子又喝了半壶水,这会已经在警察的监视下去了三次厕所,他烦躁的叹着气,墙上的时钟显示他在这里耗了三个小时,“拜托就给我来个痛快吧,比如Chris的阴茎勃起后有多少厘米,或者我们多久会灌一次肠,我真的没精力这么永无休止的和你玩过家家的游戏警官!我是一个演员,很忙,并且怀着孩子,我昨晚只睡了5个钟头,是的我和我的丈夫经常晚睡,想知道为什么吗?我猜你已经想到了!总之我非常疲惫并且没有犯法,麻烦让我离开,我母亲联系不上我可能已经报警了,警察可以起诉你们吗?”

Sebastian的问题没有一个得到了回应,Emma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甲,告诉他就算她想知道的都知道了,也得等Chris那边问完,Sebastian真想知道Chris哪来那么多话说。

 

“记得帮他按摩小腿和脚,尽量别让伤口感染,剖腹的伤口不会太大,但因为靠近裤子,所以要穿的舒服。”Chris认真的听着检察员和自己传授经验,就差借支笔记下来了。

“可是他喜欢穿低腰裤,很紧的那种,会不会露疤?刀口最低能开到什么位置?”

“瞧瞧你们这些演员,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问,不过还是要以身体为主,反正不可能再拍泳装了。”

Chris的脑海中瞬间就浮现出了Sebastian穿着火辣三角裤的画面,某些部位尤其紧绷,他发现自己偷偷咽了口口水,检察员当然没有错过,立刻露出一种“今天就到此为止”的表情,面前这个Alpha说的每一句话基本都可以断定他患上了一种名为:“Sebastian重症患者”的毛病,很严重,已经波及到周边每一个陌生人了,尤其在说到那个Omega怀孕时,简直想让人放弃治疗。

他起身和Chris握手,告诉他们最近最好不要离开美国,也许后面还会有需要他们配合的调查,Chris想了想Sebastian的工作安排和他自己目前的尴尬情况,接受了这项指令,最后他在一沓文件上签署了自己的全名,然后被人送出了审讯室。

Sebastian那边也已经接到电话,通知他们可以结束了,被迫分开了3个小时的伴侣终于在警局三楼见到了彼此,两人有些激动的抱住对方,像两只洪水过后躲在树上的考拉,一时间所有埋伏在周围想要签名的女警察都有点不好意思,但看他们的眼神中毫无例外的充满了母性光辉,除了Emma,她站在最外面倚着墙壁,Sebatian刚刚强行将一串电话号码塞给了她,署名只有A.M,她发誓自己永远不会拨通那串号码,或许等那个神经病演员离开的下一秒她就删掉电话,一劳永逸!

可惜Sebastian一早就猜到了她的想法,他从Chris的怀里挣脱出来,走过去对女检察员说,“我会让他给你打电话的,如果你把号码删掉,只会加快接听的速度,祝你们约会愉快。”

“没有约会!”

“不谢~”

“走着瞧!”

Chris不明所以的牵着Sebastian的手离开了警署,不出意外的在门口看到了已经挤不下的记者,他们一出现就被闪光灯包围了,Sebastian下意识的转过身将头埋在Chris的肩窝躲避那些刺眼的灯光,Chris则在人群中发现了Jerry和Stan夫人,哦还有Tom,这下可好,该来的都来了,Sebatian越过Chris的肩膀看向后面跟出来的警察,示意他们能否帮忙疏散,警察们立刻开始朝门前拉起警戒线,确保Chris和Sebastian能够在他们的包围下顺利离开。

在通过人群时记者努力将话筒伸过警察的肩膀提问,但都被Chris挡开了,“我们稍候会作出发言,抱歉请让一让。”说话的正是Jerry,他已经来到了Chris身边,Tom因为身材矮小始终挤不进来,只能跑去停车场先打开车门,Stan夫人看到儿子的眼神示意,也悄悄避开人群回到了停车场,可就是一瞬间,Sebastian发现人群里一个熟悉的面孔,他穿的很普通,就像其他记者一样不修边幅,甚至带了个和脸型不符的宽边眼镜,但他的样子太熟悉了,Sebastian不记得对方叫什么,只记得那双棕色的眼睛好像在哪见过,他就站在远处盯着他们,像一只贪婪的恶狼正在打量面前的食物。

现实没有给Sebastian太多时间考虑那些,Chris和Jerry护着他快速的钻进了车里,回去的路上他有些沉默,而其他人都在认真的听Chris聊审讯的部分,直到车子再次经过颁奖典礼的大厦,Sebastian终于记起了一些事!

“Tom,颁奖典礼过后的聚会受邀名单是不是公开的?”

“当然,主办方要提前控制会场,有什么问题吗?”

“我要那天的名单和录像。”Chris似乎也意识到了某种可能,他收紧了揽住Sebastian的手,用精神联结询问Omega的意见。

“是的Chris,我刚刚看到了那晚敬我最后一杯酒的人!”

 

这句话像颗炸弹一样将车内所有声音归拢到了一处,每个人都把目光聚焦到Sebastian的身上,长久的沉默在无声的酝酿着,但很快Chris就露出了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表情,“那个躲在暗处的混蛋终于有所动作了!”

“他就站在我们身边,我想这可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或许我们可以演出好戏给他看?”

“看看谁才是上当的那个?”

“没错!”


TBC

就快完结了舍不得~【淡淡然飘走】

评论 ( 40 )
热度 ( 351 )
  1. 奉为羽秀小星星 转载了此文字

© 小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