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stan】联合炒作 第二十七章 (水晶包

RPS的ABO!RPS的ABO!RPS的ABO!

Chris Evans/Sebastian Stan

警告:ABO、NC17、生子、孕期OOXX、奶孩子、OOC、嘴炮、傻白甜...(哎呀写不开了~)

由于这就是一篇傻白甜,请不要对演员获奖、怀孕、奶孩子甚至ABO等方面提出任何专业性问题,谢谢。


不仅没做到停更一个月,还爆字数了...

8686...Orz

可不这样根本写不完,话痨什么的好烦。


二十七

 

比起这半年多来一直活在那种敌暗我明、毫无头绪的猜测中,如今事情终于有了转机,Chris带着Stan母子先回到了上湾的别墅,两位经纪人则分头回到公司开始忙于应付媒体对此次事件铺天盖地的报道,尤其Chris这边,因为涉嫌强迫一名Omega,舆论对他十分不利,纵使有Sebastian帮他出面证明,但Gavin找来的水军就足够掀起轩然大波了。

警局那边并不会立刻结案,需要一个审理过程,一切对外界来说都是猜测,似乎社会更容易接受一个人的恶毒,却需要很多年才能看到那些微小的美好,Chris又一次沦为众矢之的,Jerry曾经问过他,如果上帝给他一个重来的机会,他还会不会在那天晚上选择帮助那个从未给过他好脸色的Omega?Chris想了很久,最终告诉他的经纪人,上帝从来不给人后悔的机会,因为很多事情不到那一刻,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决定。

Stan夫人帮两个年轻人弄了些食物,他们吃饱喝足后Sebastian已经表现的非常疲惫了,他没休息好,审讯又占用了太多精力,现在双眼发青,整个人就像随时会倒下似的。

他们在被迫听了Stan夫人十几分钟充满担忧的教育后又解释了关于流言的始末,终于将人送走了,现在Chris扶着Sebastian已经挺起来的肚子小心翼翼的走去客房,他们很久不睡二楼了,一切都要以安全为主。

Sebastian平躺在床垫上,上半身很自然的靠进他丈夫的胸膛,一只手同Alpha环住自己肩膀的手交握在一起,Chris吻了吻他的头顶,“今天审讯员问你什么了?”

Sebastian回忆了下审问过程,“她让我辨认了一些照片。”

“关于什么的?”

“大部分是一些我们争吵的画面,”Chris欲起身看向怀里的人,他不太理解这个争吵的定义,Sebastian立刻压住对方没让他起来,“是以前的,我们在酒会上碰面,偶尔会发生些不为人知的小小摩擦,这你应该清楚。”

“还有一些呢?”

“那晚在停车场的照片,看来对方早就埋伏好了,就等我的药效发作。”

Chris沉默的回想着那晚发生的一切,太突然了,在那种情况下一切决定都是本能,他们根本没时间坐下来商量利弊,“既然他们预先就等在那了,干嘛还眼睁睁的看我们离开?”

“因为你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让他措手不及了。”Sebastian沉下脸,眼睛里露出一些坚定的目光,他没有回头看Chris,但身上散发的信息素都在告诉Alpha一些不容反驳的明确态度。

“你有怀疑的目标了?”

“我想你应该能猜到我的嫌疑人名单,毕竟他不是第一次做这些事了。”

“你是说Gavin?”Sebastian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Chris想了想露出一个不太赞同的苦笑,“不可能,Gavin或许的确很混蛋,但那个时候我还没和他解约,他为什么要报复你?”

Sebastian坐直身体回头看着他的丈夫,“他不是在报复你,而是在陷害我,用一种极其下作卑鄙的手段Chris!”

“那目的呢?他的目的是什么?”

“为了看我出丑?或者干脆毁了我让你少一个竞争对手?谁知道这个混蛋在发什么疯!”

Chris一瞬间沉默了,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糟糕”来形容了,但为了顾及怀孕的Omega,他还是将气焰压到了最低,“照你的话说……Gavin做这一切仅仅是为了给我铲平星路上的绊脚石?他甚至不惜冒着坐牢的危险,那他早在十年前就应该动手!!”

任Sebastian再后知后觉也已经听出了Chris话里的不满,他知道对方最在意的就是外界对他演技的看法,他一直在很努力的去突破每一次的自己,虽然身在大环境中有时不得不接受一些商业安排,但他始终想用最自我的方式去表达角色,所以才会那么看重与自己之间的那些奖项竞争,而自己现在突然告诉他,之前的成功多少归功于他老板的肮脏手段,这让Chris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

“听着Chris,我不是在质疑你的能力,我是在指出实事,我的确还不知道Gavin的用意,但我现在怀疑他,或许他真的做过什么让你更加前途无限的举动,但他是个商人,这是可以理解的,你就是他最出色的商品,他和我们不同,不要否认这一点。”

可Chris要的并不是Sebastian这种官方发言,好莱坞的生存规则他比谁见得都多,他只是又想到了那个关于孩子和前男友的阴谋论,他更多的是希望能够知道真相,能够无条件的相信Sebastian。

他们沉默的注视着彼此,午后有些阴天,阳光不再透过玻璃窗折射在墙面上,反而像是将阴霾带了进来,Chris抱着手臂倚在床头,眉毛纠结在一起,Sebastian的样子也好不到哪去,他本以为在对待Gavin这件事上Chris早就跟他是一条心的了,看来他错了。

“你没什么要说的吗?”Sebastian率先开口,声音里夹杂着一些愤怒,听起来有点激动。

“Gavin的确很恶毒,我不否认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关于这件事上或许你对我还有其他隐瞒,我希望我们可以坦诚相待,既然我们还在合同期内。”

一瞬间Sebastian瞪大了眼睛,他没想到Chris会在今时今日提起他们的合作关系,他先是表现的很震惊,希望对方能够像往常一样支支吾吾的解释几句,但他等了一会Chris依然沉默的怒视着他,一阵深深的憋闷感扣在胸口,他不得不大口的深呼吸去平静心情。

“你想知道什么?”

Chris低下眼睛沉默了一会,他知道自己不该一时冲动去捅破这件事,但Gavin与Jerry的话就在耳边,还有Sebastian今天从警局出来时看到的那个人,他为什么没有立刻指证那个人,他到底看见了谁,那晚来酒会的人大多数是一些熟悉的商客和演员,他并没有见到什么生面孔,“我只是想了解真相,我承认一开始为了权宜之计我并没指望得到真正的婚姻关系,我们只是为了演场戏,炒炒绯闻,顺便解决标记的问题,”Sebastian忍不住打断对方,“所以解决标记只是顺便?”

Chris翻了个白眼,“那只是一种先后顺序,我没有在强调什么,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敏感?”Sebastian将头转到另一侧不去看焦急解释的Alpha满脸烦躁的表情,嘴唇紧紧的抿在一起。

“抱歉,”Chris捋了把头发,坐直了身体,“我承认后来我对你的关注越来越多,开始我在不停告诫自己不要犯一些不合时宜的错误,那会让我们日后都很尴尬,因为你那时总是在性爱以外表现的非常冷漠,所以我认为你讨厌我,”Sebastian再次转过头瞪着他,“你把我说的就像一个无情的混蛋,种马先生,别这么冷漠!”

“但那时你表现的就是那么无情,所以我只能表情的和你一样混蛋,这样我们的演技才不输彼此!!”

“生活从来不是一场表演!”

“是吗?”

Sebastian知道他指的是他们联合炒作的事情,尖锐的沉默让气氛再次变得尴尬,最终他疲惫的叹了口气,示意对方不要做无谓的争吵,继续说下去。

Chris清了下喉咙,眼睛里有点失色的无助,但他们谁都不再去注视彼此的眼睛,而是各自盯着对面的墙壁,好像那上面刻了什么真理。

“后来在我陷入那种单恋又懊恼的矛盾里时,发生了解约的事,Gavin曾经跟我私下里谈过两次,第一次是在解约前我回到洛杉矶,那时我们的关系刚刚浮出水面,而我还没有谈到续约的事,他在第一时间就祝福了我们,虽然很不情愿,但的确没有反对,所以我才认为那时的他对我们结婚的事情并不太在意,这也是我刚刚提出异议的原因。第二次就是你知道的那次,前几个月在纽约,我们发生了一些不愉快,谈话很糟糕,但我没有跟你坦白,因为那实在很…”Sebastian没等到下文,抬起头看了Chris一眼,他似乎正在寻找一个合适的形容,“很伤人?”他接到,Chris点了点头,“是很伤人,我发誓你听完会非常生气,所以我一直没说,但这件事也一直在我心里,几个月了,我始终无法忘记。”

空气中散发着悲伤的味道,一瞬间所有尖锐的对立都仿佛不存在了似的,Sebastian将手覆在Chris的手背上,轻轻摩挲他丈夫的身体,“跟我有关?”

Chris看着他,点了点头,他反手扣住Sebastian的手指,按揉着那些不起眼的薄茧,“他告诉,你肚子里的孩子…”Sebastian挑眉,垂在另一侧的手下意识的摸上自己的肚子,“不是我的。”

“什么?!”任Sebastian提前做了多少准备,设想了无数个可能,但这个怀疑都不在他的预料范围内,如果之前他认为Gavin只是个唯利是图的小人,那么现在他则将那个混蛋彻底的视为一个恶魔,他没想到Chris每天就是这样踹着这些怀疑与他睡在同一张床上,并且坚持每天同孩子对话,那个Alpha到底信了多少?又到底是用怎样的心情去看待他的?眼泪还是没能忍住涌出了眼眶,Chris手忙脚乱的下地找纸巾,Sebastian剧烈起伏的呼吸和压抑的情绪直接传递到了Alpha的心里,他能够读到那些愤怒中夹杂着疼惜的信息素。

Sebastian将自己紧紧埋进他丈夫的怀里,他倒没有太为自己伤心,因为Gavin的指控根本不存在,他难过的是Chris,他的Alpha在被别人灌输了如此恶毒的想法后依然没有离开他,要不是发生了今天的事,或许他就会一直带着怀疑和痛苦直到孩子出生,而他们不该被这样对待,“他他妈还跟你说了什么?”

Chris安抚的拥着Sebastian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上床头,他们又缠到了一起,Chris用手指为Omege梳理着头发企图让对方放松下来,“他跟我说你和Mclean因为无法结婚所以为孩子找了个便宜老爸,而我就是那个不开眼的倒霉蛋儿。”

Sebastian突然被这描述逗乐了,眼泪顺着他咧开的嘴角流进了嘴里,但他没有费力去擦,“我和Augus真的连手都没牵过,好吧可能有那么一两次,我下车时他扶了我一把,但我们都没有将那份热度延续下去,因为那本来就很奇怪,现在想来或许还是因为没有能够吸引彼此的因素在,我们很谈得来,甚至无话不说,坦白讲我前几个月还见过他,就在你发神经离开的那晚,”Chris伸长了脖子企图用一个滑稽可笑的角度去瞪怀里的人,但那人压根不抬头看他,只是将Alpha的手用蛮力拽到了自己的腰上,拱了拱头更深的埋进对方的肩窝里,“听我说完,那会绯闻直接影响了Mclean家族,我本意只是和他说明情况,希望不会打扰对方,但好在Augus并不太关心家里的问题,后来我们说起那件事的主谋,我自然而然就想到了下药的人,当时我已经怀疑是Gavin.Cooper在捣鬼了,但就像你说的,他那时没什么动机,如果我们想一举扳倒他,总得有些证据,所以我拜托Augus帮我查清这件事。”

“你干吗拜托他去查?我们不能自己找人查吗?”

“别吃醋吃的那么明显Chris,那让我怀疑你的心理年龄还停留在14岁,”心理年龄只有14岁的Alpha悻悻的闭上嘴不再自讨没趣,“拜托他去查有两个原因,第一这件事既然牵扯到了他,那么他自然会比那些私家侦探用心,第二,你觉得Gavin.Cooper会给那些人留下什么线索吗?Augus毕竟是一个Mclean,他的势力很大,有自己的消息渠道,我们为什么不坐在家里等着好消息自己送上门呢?”解释完这些Omega乖巧的抬起头看向他的丈夫,嘴角还挂着得意的笑容,但Chris并不是真的只有14岁,他突然捏住对方的鼻子发出咝咝的警告,“给我说实话!”

Sebastian表情浮夸的发出了几声痛呼才让对方成功松开手指,他揉着自己红红的鼻头,嘟嘟囔囔的说,“圈鬼他一部片纸...”

Chris就知道!若说GC是商人唯利是图,那么那个Mclean也好不了多少,但这话他没直接说出口,毕竟Sebastian和那个家伙的关系好像很好,“没了?”

Omega用力的点点头,“利益关系需要平衡,像我们,一旦不平衡就会破坏关系。”但他心里真正想的是得赶紧撕了那份合同,趁Chris还傻乎乎的把自己手里那份和他自己的都放在一起时…然而他不知道的是Chris已经找那份合同找了半年,到底Sebastian把他那份和自己那份都藏在哪了?为什么还没有撕毁!!

两个聪明的傻瓜各怀鬼胎的沉默了一会,直到Sebastian想起另一件事,“照GC的说法,我和Augus因为有了孩子却不能嫁进Mclean家族,所以自编自导的上演了一幕下药发情事件?”

Chris点了点头,“偏偏那个女医生还在当时说你肚子太大,不像四个月的,所以我才会那么气愤的一走了之。”

“那转天怎么又回来了?”

“怕你第二天没东西吃饿肚子…其实夜里就想回来了…”

…………

Sebastian极力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可微微抖动的身体还是出卖了他,“想笑就笑出来吧。”被戳穿的人并没有不高兴,他两只手紧紧环住Chris的脖子,在对方脸上胡乱亲了个够才重新拉开点距离,“你简直就是我的小美人鱼,但我不会让你化成泡泡的Chris,是时候让好人得到该有的结局了。”

Chris透过不到一指间的距离看着他的Omega,一手稳稳的扶着他的后腰,一手轻轻的抚摸他的头发,“回来的路上我独自开车经过布鲁克林大桥,突然有了灵感,回去又看到你写的那些批注,虽然还不能立刻将Gavin的话忘掉,但总觉得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最好的解释,有时人总是喜欢沉迷在自我编织的恐惧中,Gavin很好的利用了我们从一开始就相互不信任的这一点来做文章,他深知最大的隔阂就是谎言这个道理,所以企图挑拨我们之间的感情,但他没想到的是…”

“你是那么的爱我?”

Chris被Sebastian急切的打断了,虽然这种话由本人喊出口怎么看怎么有点不要脸,但他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是的,他没想到我是那么的爱你,连我自己都没想到这份感情可以让我不顾一切的去选择相信你,事实上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Sebby,生气归生气,再冲动我也还是会相信自己看到的。”

“他控制你太多年了,已经习惯把你当成一个听话的乖孩子了。”

“或许吧,但没有GC就没有今天的我,更没有今天的我们。”Chris摸上Sebastian的肚子,暗示那个小家伙的到来是多么的戏剧性,Sebastian有点理解他丈夫长久以来的为难了,Chris是那么善良,他热衷于慈善,喜欢孩子,笑起来就像只温暖的黄金猎犬,这样的Chris该如何去报复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人呢?

“那你会被他一直这样欺负下去吗?”Sebastian用手指在Chris的胸口上画着圈的戳刺,像只恼人的猫爪子,而刚刚才哭过的嗓子说起话来也软乎乎的。

“原本我的确没想过反抗,不管他做的多么过份,毕竟都没有触犯我的底线,大不了把这些年赚到的都还给他,直到今天的事,如果我真的被指控罪名成立,不仅要坐牢,我们的孩子也会被强行打掉,然后他们会给你做去处标记的手术,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Sebby?”

Sebastian当然知道,Chris看重他的家庭,任何人都不可以拿他的家人开玩笑,更何况是他们还没有出生的孩子,“你会再也感觉不到我们。”

Chris有些哽咽的将他的丈夫揽紧,“我不会再容忍他了,该还的我都还清了。”

“他还给我下药了!!”Chris哭笑不得的吻了下耍赖的Omega,“这个还没有证据,我们先解决看得见的麻烦。”

Sebastian不屑一顾的撇了撇嘴,“如果真的是他下的药,那就不再是你们之间的恩怨了Chris,他差点害死我,那样的情况下如果我在大厅里发情,我甚至不敢想象,走着瞧,我可不是什么圣人。”

“那么你的老朋友查的怎么样了?”Chris不承认他还在吃醋,Sebastian也懒得戳破他。

“我猜有些头绪了,今天这件事估计会被大肆报道,Augus应该不会让我在这种情况下被动太久。”

Chris在心里给了对方一个白眼,说的好像无所不能一样,有Augus干脆别要警察好了,Sebastian像是感受到了Alpha的不满,立刻补充道,“不过居然查了两个多月还没什么消息,看来有钱人都喜欢夸大自己。”

他斜睨着眼睛观察Chris的表情,果然看到Alpha的嘴角露出一个不明显的上扬,“Gavin势力那么大,我们应该多给别人一些时间。”

“这倒是,还是我的男孩善良,让我怎么舍得骗你Chris!!”Sebasitan一边去捏Alpha的脸,一边用甜美的笑容去掩饰自己的阴谋诡计,直到闹累了才终于沉沉的睡去,Chris轻轻放开已经睡着的Omega,帮他掖好被子,顺便又捏了一把挺翘的鼻尖,“居然真的把我当成小孩儿了!”然后笑着离开了房间。

他打开客厅的电视,将音量调到最小,随手播了几下就看到了画面里Sebastian躲闪镜头埋进自己怀里的身影。

[Evans夫夫自婚后风波不断,先是Chris.Evans被指责耍大牌遭老东家解约,现在又被爆出利用药物胁迫新晋影帝Sebastian.Stan与其结合,并涉嫌非法禁锢、非法控制等多条罪名,目前警方已对案件展开调查,而当事人双方及经纪公司并没有作出近一步回应…]

[Chris.Evans在解约后一直没有工作,新剧创作遇阻碍,或与人品有关…]

[Sebastian.Stan的母亲成为最有可能报案的人,据知情人士称…]

[我台将第一时间送上事件的情况,请继续关注AB…]

[影迷接受采访更有狂热者当场哭晕,指责Evans的行为罪大恶极,必须严…]

呼……叹了口气Chris关掉电视,果然和他预想的一样,没什么好话,公众一边倒的相信了那些无稽之谈,现在似乎除了等待审判结果,他们没什么好解释的,就算是Sebastian本人出面,也不会有人相信他。

拨通了Jerry的电话,对方正在联系媒体,一些有点私交的报刊及网站表示愿意相信Chris,而Chris明白他们相信的并不是自己,是利益,这就好像赌博,总得有人下注,既然挖不到一手,干脆调转风向搏一搏,一旦事情发生转机,他们就会将自己说成是沉冤昭雪的见证人。

Jerry又和Chris对了一遍事情发生的情况,确定没有漏洞才挂断电话,他们在回来的路上编造了一个对外说法,其实大部分是真实过程,只是避开了炒作部分,Stan夫人最不赞成,她在知道真相后的第一反应就是带走Sebastian,但最终拧不过两个年轻人的恳求,更何况不论开始如何,现在已经没什么能将他们分开了,那又何必再追讨,先解决眼前的麻烦才是关键。

想到Stan夫人Chris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一直没响过,他刚刚是用家里的电话打给Jerry的,立刻跑到门口挂着的牛仔裤那里,手机早就被警察关闭了,他赶紧打开电源,未接来电已经超过了99+,其中最多的就是他家里的号码,Chris没有马上拨回去,他先打给了Scott。

“Chris?”可惜电话只响了一秒他就听到了Lisa焦急的声音传来。

“妈妈?”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的孩子?”

“你怎么会拿着Scott的电话?”

“这很重要吗?”

“你在路上?我听到错车的声音了。”

“是的,现在报上你家地址,我们就快进入市区了。”

噢上帝啊!!还嫌他麻烦不够多吗?!

可惜抱怨归抱怨,Chris还是乖乖的报上了别墅地址,他心里清楚,如果不让他妈妈来,可能明天上电视的就是Lisa.Evans携全家,这事她干的出来。

更何况这种时候还是不要让家人单独面对镜头比较安全,波士顿那边的记者肯定早就打好围堵他家的主意了,至于Stan夫人那边,他们刚刚也商量好了对策,老夫妻暂时会搬去学校的教师宿舍居住,那地方不是用学校的名义登记的,所以不会有记者知道。

Chris又翻了翻其他来电记录,大多数不认识,应该是记者,还有几个和他合作过的演员,他们在合作期间都相处的不错,而那些人也在第一时间通过社交网络发表了对他的支持,他一一回复了信息表示感谢,直到一条陌生号码下的信息出现在眼前,Chris努力辨认了一会,确定不是自己认识的任何一位老相识。

[希望Baz的身体没有受到影响,事情进展的非常顺利,很盼望与Evans先生进行私下面谈。——A.M]

“Augus. Mclean?”Chris看着手机自言自语的问道,可对方为什么想要单独见他而不是Sebastian?这算是…下战书吗?他对着手机做了个鬼脸,然后捏着嗓子夸张的模仿起Augus的拿腔作调,“很盼望与Evans先生进行私下面谈~Evans先生~”他怎么不干脆喊他“阁下”,这种老牌儿的绅士做派突然又流行回好莱坞了吗?

Chris是个典型的美国男人,他很不理解这些,就连吃汉堡用刀叉在他眼里都是一种做作,但Sebastian骨子里流的是欧洲血统,又在奥地利呆过几年,从他平时偶尔表露的行为举止就不难看出那些信奉贵族教养的遗留效仿,不过优雅这种事还要看对象是谁,如果是半年前的美国大男孩Chris,他会直接翻着白眼离开,可现在他是Stan先生,只会傻笑的看着在商店里挑选高档餐具的Sebastian,并且感激传统遗留的幸存。

但不管因为什么,Chris决定去会会这位对家族金钱不屑一顾的绅士,他快速的按下几个字母,[明天晚上?报个地址。——Chris.Evans.Stan]他妈妈从小就告诉他和朋友第一次打招呼要报上全名,他可是个有教养的人。

Augus盯着那条可笑的后缀发出一声不符合气质的嗤笑,着三件套西服的管家立在一旁露出诧异的目光。

“原来Baz喜欢这种款式啊~难怪我会输的那么彻底呢John~”

“少爷说的是Stan先生?”

Augus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翻开自己的行程记录,将明天晚上8点后的安排统统划掉,“明天晚上去上湾接另一位Stan先生过来,注意那附近可能埋伏的记者,最近有人太得意忘形了,不过这样刚好帮了我们。”

“我知道了,这就去安排。”管家离开房间后,Augus点开电脑中的一个文件夹,一些照片和视频预览画面被分割成无数个小文件夹分散其中,“Gavin.Cooper…没想到你做事这么爱留下线索,太自信可不好呢老先生,不知道警察看到这些会先起诉你哪一个~”


TBC

有错别字就给我留言,我现在眼花...@_@

评论(27)
热度(412)

© 小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