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二踢脚💥

【Evanstan】I have sins (Ⅰ)

恶魔桃X天使神父包、RPS、OOC必然有、涉及宗教不喜误入

恶魔桃X天使神父包、RPS、OOC必然有、涉及宗教不喜误入

恶魔桃X天使神父包、RPS、OOC必然有、涉及宗教不喜误入

---------------------------------------------------------------

被 @纪翌 太太安利了恶魔桃X神父包,但宗教一直是我极力避免的不擅长领域,初次试水,希望写的不算太糟糕。

故事背景大框架有借鉴《好兆头》的部分设定,但情节与人物性格完全独立,只是大背景略有雷同,这里怕有GN读过,还是丢上来说一下。

另外,本文可能是R级,人老了写肉真的是力不从心啊,只好炖些肉渣了。

以上,祝 @纪翌 和小伙伴们阅读愉快^_^

---------------------------------------------------------------


克里斯,一个走在大街上每十个里就会有两个冠以此名的通俗字母实在不适合被一个恶魔拿来征用,但他是个有点神经质,骨子里又向往与渺小人类同流合污的恶魔,他喜欢混迹拙劣的酒吧、廉价的餐馆以及露天的咖啡厅,这些行为一度令他的那些同伴们感到费解之余也会避之不及,但克里斯只是笑笑将脖子上倒挂着耶稣像的十字架扔进了一杯还冒着鲜活麦芽的啤酒杯里。

这个世界明明肮脏又混乱,为什么地狱和天堂还要争夺他的所有权呢?他这样反问,同伴一本正经的回答,因为地狱之主势在必得,所有被上帝选中希望拯救的东西,他都想处心积虑的破坏掉,这才活的像个魔头,而不是像你这般自甘堕落!

自甘堕落?克里斯还以为跟他说话的是个传教士,难道现在地狱里开始流行积极向上了?他开始为这一场毫无意义的“职业谈话”感到无聊,面前这位的确比他位阶来的更高,所以无聊程度也会随之增加,但他还不想因为享用一杯啤酒或者和人类生活方式过于雷同这种理由得罪上司,其实魔鬼更加注重职业规划,他在内心偷偷和另一个灵魂开了个小玩笑,并且他坚信以自己目前的实力,对方已经无法探知这幅皮肉之下的本质了。

“我承认你说的都对乌利迦尔,下回我会注意哪些小玩笑是开不得的,抱歉请允许我这样形容,但那于我的确只是一种消遣,总之你回去告诉头儿,我还没“自甘堕落”到准备放弃永生,去过40年咖啡啤酒的惨淡人生。”

红眼睛的恶魔眼光清浅的瞄了克里斯一眼,然后将一封印有某个教堂纹章的卡片扔在了他面前,“新来的牧师,你明白我的意思。”

克里斯当然明白,这一定是接替上一位倒霉蛋过来补职的小天使,天堂永远缺乏创意,天使莅临人间的身份不是牧师就是医生,他们甚至不愿意屈尊伪装成警察,因为那样或多或少在面对将死灵魂时会充满无能为力,而他最讨厌那些满口“无能为力、我尽力了、上帝会保佑你”的天堂骗子们,“我会让他很快意识到自己来错了地方,比他前任还快,你看怎么样?”

克里斯微笑的看着这个生来就比他身份高贵的堕天使,言语间却像在哄骗一个低龄的孩童, “我拭目以待。”乌利迦尔没有点破也没有生气,他只是扬起那颗高傲的头颅,不声不响的消失在了热闹的酒吧里。

克里斯将一张展开的美金压在了啤酒杯下面,那面额远远超出了物质本身,然后他欣喜若狂的发现还不到半分钟就已经有人趁乱将那张纸币换成了对应的面值,并“好心”喊来侍者替他买了单。

瞧啊~刚刚居然还有人说这不可笑?他可是每天都在履行自己魅惑人心的职责,犯罪又不是只发生在郊外,那些连环杀手,洲际大盗注定要下地狱,那他又何必多此一举强出头呢?

走出酒吧,他转而打量起手里的卡片,那上面一如既往的都是些对基督的赞美之词,并且告诉你信教的好处,简直比打上一支抗生素还好用,恶魔笑了,不是那种浅笑,而是像个疯子一样站在路边开怀大笑,引的过往行人纷纷侧目。

但他在乎吗?他不!这就是三界臭名昭著的疯子恶魔——克里斯托弗。

 

Ⅰ、

塞巴斯蒂安被委以重任来到人间还不满十天,他被派到这个没人想来甚至说没人敢来的地方之前内心还都在惶惶挣扎,他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什么,也有过一丝恐惧,但更多的勇气战胜了他,他不停的告诫自己,他是一个战斗天使,他很古老也很强大,但这些都不敌他看到克里斯的第一眼所带来的震撼。

他们在小巷中擦肩而过,他正在追赶一名持刀伤人的劫犯,那个恶魔就这样无声无息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了劫犯的面前,然后一拳打掉了对方的两颗门牙,伴随而来的休克让他省去了不少功夫将手铐牢牢的铐在了罪犯的双手上。

“一个小小的见面礼而已,喜欢吗?”克里斯首先发话,他装腔作势的揉了揉手背,事实上那里根本不可能留下任何疼痛,但却提醒了塞巴斯蒂安,自己刚刚获得了一个恶魔的倾囊相助,这感觉有点令人作呕。

“你不出现我会更喜欢。”他冷冰冰的口音还带着点欧洲特色,“啊~你守旧的口味透露了你的年龄,这可比我预测的要古老的多,你找了个是意大利人?匈牙利?或者西班牙?”

塞巴斯蒂安很想翻个白眼,但他还要给警队报信,所以尽可能的克制住了这个冲动,“天使没有国籍,即使无知的孩童也多少读到过。”

“即使无知的孩童也应该知道恶魔不看圣经。”漆黑的小巷将克里斯的满口白牙映照的尤为突兀。

“抱歉,公务所在,改日再聊?”他们都听到了远处的警笛声,克里斯上下扫了眼这个穿着人皮的天使,突然觉得眼前闪闪发亮,“太有趣了!你居然选择了警察这个职业!”

“不全是。”天使并没有撒谎,白天他还是会在教堂担任神父,为人们开解和祷告。

事情越来越有意思多了!一个古老的、纯净的、充满力量又刚正不阿的能天使!还有什么比这更能唤醒一个魔鬼的征服欲呢?克里斯抑制不住的兴奋令他浑身发出魔力的嗡鸣,塞巴斯蒂安立刻展开自己的神力,但是太晚了,一个路过的倒霉醉鬼被两股力量撞在一起的气浪掀了个跟斗,塞巴斯蒂安分神的功夫克里斯已经从他眼前消失了,待他跑过去查看时发现平地上突然多了一层开裂的地砖,一定是刚刚那个家伙留下的“小道具”,好让人认为这个醉鬼是因为看不清路自己绊倒的。

他将醉鬼扶到一旁,自己则站在原地,任夜晚的寒风灌进他的衣领,他凝视东方,努力忽视自己发抖的双手,如果刚刚他们真的在这个巷子里发生了争斗,不管他有没有全身而退都绝不会捞到任何好处,克里斯的力量太强了,他甚至怀疑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可地狱怎么会派一个上阶恶魔来这当个小兵?

虽然天堂和地狱在名义上都不愿意打破平衡,可他知道,早就没人在乎了,那么克里斯守在这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直到两名配枪援警赶到,塞巴斯蒂安才停止思考,索性那个近乎疯癫的家伙认为这就是一场游戏,而游戏通常不应该在还没吹响比赛开始的哨声之前就宣布结果。

 

作为一个上过战场的古老天使,塞巴斯蒂安的确比他的其他兄弟们弱了些,因为他加入的很晚,晚到圣战已经快要结束,他很幸运的打着能天使的旗号混进了剿灭大军,其实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战斗就结束了,路西法的坠落注定了对方以土崩瓦解的速度走向地狱,而每一个经历过战争的天使都受到了嘉奖,他也不例外,那些闪亮的光环和翅膀就是最好的证明。

可塞巴斯蒂安从未接受的心安理得过,他对自己没有自信,他甚至没机会飞到前排去观战,克里斯是他为数不多见过的高阶恶魔之一,他能感受到刚刚那股巨大的力场,虽然天使没有感官,但他无法控制的颤抖还是指出了一个事实,他在恐惧。

夜晚执勤的巡警总是会碰上那么几件稀罕事,塞巴斯蒂安希望在他下界期间能够少死点人,他不奢望能制服名噪三界的疯魔克里斯,但至少别激怒对方大开杀戒,怀着这样的想法,白天他会去教堂布教,晚上就去警局巡逻,否则没日没夜的虚无时光要用来做什么呢?他没有欲望,没有欲求的知识,也没有需要满足的性质,一切都像红海之水流过双眼的速度一般缓慢,在这个拥挤的人间,天使比恶魔更难生存。

 

克里斯在那一晚之后好像消失了一样,塞巴斯蒂安小心翼翼的在房子周围设下了无数咒语,却根本没有等来那家伙的一根毛,说到这个,他已经查到克里斯既不是堕天使,也不是魔王死士,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鬼好像突然之间就出现在了人们的面前,并且他的名声很快就在天堂与地狱之间传了个遍。

天堂的版本是疯狂、嗜血、喜欢混乱、屠杀天使、有暴力倾向。

地狱则是疯子、不计后果乱出牌的克里斯、不服从管教的低龄儿以及总是那么好狗运的跳梁小丑。

看来疯狂这一点得到了一致认同,但他到底有多疯狂,没人见过,塞巴斯蒂安只知道他的兄弟们一个接一个被对方从这个区域赶回了老巢,有的还差点被撕碎神灵变成凡人,但每个人又都不愿意提及过程,好像能说出口的不过是个十岁孩子的恶作剧,他们脸上无光一样。

至于地狱,他们才不关心那些手段,地狱从来不缺五花八门的凄厉痛诉,他们只看重结果!

于是克里斯游走在三界之间,继续他疯疯癫癫的鬼花招,几百年来竟无人能管。

塞巴斯蒂安象征性的揉了揉太阳穴,希望这过于人类的姿态对他目前的焦虑能够有所缓解,现在是午夜11点钟,再过一个小时就是复活节,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去警队巡逻,而是已经换上了白色祭服站在神坛前准备着,每年这个时候教堂都会全天候开放,今年也不例外,他在等待着第一位信徒的到来。

巨大齿轮的转动声伴随着指针的前进传到天使的脑子里,还有周围更多的细碎响动,他都听的一清二楚,当然也包括了那双手工制造的上好小牛皮鞋,它们踩在教堂的十字方砖上,每一步塞巴斯蒂安都能感知到那上面带有的魔法钝力与撕扯。

“教堂此时还没有开放先生,请您…”

他悲悯的看了眼躺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的牧师,然后抬起头无畏的直视面前的魔鬼,“这里是什么地方需要我提醒吗先生?”

“我猜这不是一个问句神父,我需要忏悔,有罪之人自然进的来!”

塞巴斯蒂安以为这只是一句嘲讽,可当克里斯真的脱下兜帽披风时,他看到对方颤抖的手指间紧紧攥着一枚十字架,这可不像是个低级的玩笑了。他赶忙走下神坛来到对方面前,克里斯看起来很虚弱,脸色苍白又恍惚,完全没有了刚刚走进教堂时的戾气,他希望是这历经沧桑的神圣殿堂起了作用,哪怕只有一点。

“试着呼吸,你还可以呼吸吗?”尽管怀有十二万分的不情愿,但天使还是第一时间就选择了救治这个恶魔,他的罪只有天父能够赦免,如果在对方毫无攻击能力的情况下见死不救,那就违背了他的职责。

克里斯模模糊糊的感觉一双没有温度的手正在擦拭他额头上的汗水,他又回来了吗?这是第几次了?看来今天不是圣诞节就是复活节,他的意识正在逐渐清醒,他指的是作为一个人类。

不知道从何时起,他不再拥有自己的感官,一切风起云涌在他面前都好似无声默片,他无法出声,更没有行动力,这具身体的所有都不再属于他,而当他眼睁睁的目睹了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时,他终于明白自己的身体已经被一个恶魔夺走了,现在他唯一可做的就是等对方哪天高兴了和他聊上几句,残忍的提醒着他还活着的事实。

“神父,替我赶走它!它控制了我的身体,救…命。”塞巴斯蒂安就听见这几个字,随后那个男人就倒进了他的怀里,那具身体烫的吓人,他已经不觉得这还是个阴谋了,他将克里斯托进后室的一张木板床上,那本来是个遗迹,几十年前一个救死扶伤的主教在这挽救过无数人的生命,可现在塞巴斯蒂安顾不上面前那根拦起来的红绳子了。

他取了些圣水回来,又叫了其他人去查看刚刚那位被魔鬼扔出去的可怜牧师,然后将那些水喂给还在昏迷的男人,一个故事的雏形在天使的脑海里形成了。

眼前这个人类,被恶魔霸占了身体,由于他顽强的意识,每当圣夜来临时他都可以夺回身体的控制权,哪怕一小会,可也足够他找一间离自己最近的教堂了。

是这样吗?或许。

时间一分一秒毫无意义的流过,塞巴斯蒂安寸步不离的守在克里斯身边,一方面是希望可以挽救一个迷途的灵魂,另一方面他还是有一丝不放心对方的真实目的,一旦躺在这里的其实仍然是那个装疯卖傻的魔鬼,他至少还可以抵挡一阵子。

当东方第一道曙光照进琉璃斑斓的窗口时,床上的男人终于有了点动静,他眨了眨眼睛,在确认自己仍然身处教堂时松了口气。

“是您救了我吗神父?”

塞巴斯蒂安很想说我什么也没做孩子,像那些电影里呈现的老旧情节一般甩开肩上的重任,可他最终还是没有,他对这个男人笑了笑,然后递给他一块干面包,“我猜你已经很久没品尝过食物的味道了。”

克里斯盯着面前这块干巴巴的小麦制品,险些红了眼眶,他颤抖着接过食物,仔细的嗅了嗅那上面的味道,然后感激的朝塞巴斯蒂安点了点头,天使猜测如果没发生过这些,他一定是个好男人。

“能给我详细的描述一下那家伙吗?你知道我说的是谁。”等克里斯吃完那块面包,又喝了点水,塞巴斯蒂安才再次开口,对方明显的颤抖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我不记得当初是怎么预见他的了,只记得那是个长得还不赖的男人,举止得体,甚至不失为优雅,谈吐也很诙趣幽默,我们渐渐成为了朋友,那会我只有二十岁,还是个学生,我一直不知道他的身份,但理所应当的猜测他应该比我大几岁,至少他看起来就像个上流社会的成功人士,后来他慢慢开始替我做一些投资上的建议,那时我的确赚了不少,可事情从此越来越不受控制,我发现自己如果不按照他的方法做,很有可能已经成为一名商业罪犯,而他让我干的那些勾当也越来越恶劣,那时我才发现自己已经沦为了对方的一颗棋子,”说到这里时克里斯有些沉默,他的生理年龄应该已经快四十岁了,塞巴斯蒂安很难从情感上判断一个人类是如何度过这漫无天日的二十年的,他安静的站在对方身侧,没有开口打断,过了一会,克里斯继续说道,“然而事情还没完,如果只是帮他搞点不义之财,最后到牢里当个替罪羊对我来说恐怕都是一种解脱,我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是个魔鬼,圣经上的那种,有尖牙利齿和邪恶法术的那种,在我准备去自首的前一晚,他突然坦白了自己的身份,并且…我猜从您见到我并不惊讶的表现来看,您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

塞巴斯蒂安点了点头,并为他的不幸遭遇在胸前画了个十字,克里斯的头越垂越低,他的肩膀开始小幅度的抖动,天使似乎不常面对这种情感时刻,他尴尬的咳了一声,“我明白了,所以你每到复活节就会出现吗?还是这只是偶然?”

克里斯抽了抽鼻子,再次抬头看向塞巴斯蒂安,天使这才发现这个男人本来的瞳色是近乎海洋的那种蓝,但很快那片海就被附近的风暴席卷了,克里斯还没来得及发出求救,塞巴斯蒂安就被对方反手摁在了木床上,“下面的故事就让我来讲给你听怎么样?Father~”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337 )
  1. 奉为羽秀小星星 转载了此文字

© 小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