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二踢脚💥

【Evanstan】I have sins (Ⅲ)

恶魔桃X天使神父包、RPS、OOC必然有、涉及宗教不喜误入

恶魔桃X天使神父包、RPS、OOC必然有、涉及宗教不喜误入

恶魔桃X天使神父包、RPS、OOC必然有、涉及宗教不喜误入

---------------------------------------------------------------

这文写的越来越偏离@纪翌 太太当初所谓“来一炮”的初衷了

唯一可取之处恐怕就是我居然做到了日更...

---------------------------------------------------------------

有人问克里斯和Chris,克里斯托弗是恶魔,Chris是苏醒后的

为了区分,文里用了中英文去表示,希望大家没有觉得混乱


Ⅲ.


颜色浮夸的跑车就停在教堂的草坪上,和克里斯本人一样傲慢又无礼,塞巴斯蒂安无视了对方为他拉开车门的绅士举动,径直迈进车内,身上的神袍也在同一时间变成了一身朴素的常服,黑色钮扣一直系到挺立的黑白领口最上方,浑身禁欲的气质让魔鬼差点发出激动的低吼,还差一步,不可以操之过急,他对自己说。

车子一路越过城区与洲际公路,最后来到一处无法辨认方向的密林深处,“欢迎光临寒舍~”克里斯依然先一步为塞巴斯蒂安打开了车门,天使站在原地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豪宅,这里显然已经不是他原来生活的城市了,“我们在哪?”

“你有听说过玩捉迷藏时首先报告自己行踪的吗?”

“抱歉我没玩过。”塞巴斯蒂安这次没忍住翻了个白眼,他们就不能像一对真正的敌人一样彼此仇视吗?克里斯好像尤其喜欢当个演员,真搞不懂他那样做的意义何在。

“进去吧,这里还是第一次有客人来。”他挥了挥手,一道无形的气墙消失了,那是结界,一旦克里斯再次架起这些气场,塞巴斯蒂安的同伴一时间就很难再找到他了,更何况这里距离他所在的辖区至少开车要半天的时间,这其中还不排除克里斯故意绕了些路,其实他们明明可以使用魔法,但对方却带着他坐在车里兜了大半天,果然那疯癫的本性让人无法理解,到目前为止,天使发觉克里斯在大部分时间里的做事方式都是依照本能,那看似像无数个小谜团,实则更像一个普通人类,如果不是迫于形势,他可能很愿意朝九晚五的去讨生活。

跟着对方走入空无一人的大宅,原本以为的阴森寒冷通通不存在,房子里温暖又明亮,甚至每个房间都有落地大窗,阳光洒进来的地方让人立刻忘记了烦恼。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小天使,恶魔就只配住在下水道、墓地或者随便飘荡在哪个死过人的老宅子,呵呵,我就喜欢你们这群天真的小家伙,随便坐,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考虑到你往后可能要在这住上一阵子。”

魔鬼没有错过塞巴斯蒂安脸上露出的不悦,他知道自己说什么会惹人生厌,他一直都知道,在这方面他可谓专家。

天使出乎意料的遵照了主人的安排,随便找个沙发就坐了进去,“你还挺懂得随遇而安嘛!”克里斯赞赏的笑了笑。

“时势所迫,难道我是来度假的吗?还能自己选房间的那种。”

“为什么不?如果你愿意。”

塞巴斯蒂安厌烦了和他这样没完没了的兜圈子,“什么时候放人?”他直截了当的问。

“说实话,即使我放了他,以他目前的情况也活不长久,灵魂有多脆弱你应该比我清楚,他会疯掉的!字面意义上。”

塞巴斯蒂安当然明白这个,但他也坚信克里斯有的是办法保住自己唯一的筹码,“你最好趁我还没反悔之前改掉这不说实话的坏毛病!”

魔鬼叹了口气,“你可真没耐性。”

塞巴斯蒂安挑了挑眉,等他继续说,“灵魂剥离需要仪式,这点毋庸置疑,关键是仪式结束后得有人照顾他,全天候的,他对这个世界会很陌生,身体记忆会停留在二十年前,短时间内自理也成问题,甚至你得扶着他才能上厕所,喂他吃饭,哄他睡觉…”

“什么?”最后一条实在令人费解,那家伙只是不能马上适应灵魂张力,又不是变成了低龄儿。

意识到自己可能暴露了本意,克里斯立刻耸了耸肩,“都是听说的,我又没释放过一个人类,反正就是需要有人照顾他就对了,别跟我说你嫌拖累?”

塞巴斯蒂安丢给对方一个“怎么可能”的眼神,然后站起身来到魔鬼面前,“那就开始吧!”

但克里斯依旧坐在扶手椅中打量着对方,眼神深邃的可怕,“你倒真不怕我骗你?”

“那太低级了,你根本不屑一顾,如果你只是为了耍着我玩,你知道我根本不是你的对手,早在几个月前你就出手了,又何必辛苦带我来此?”

他可真是个聪明的小机灵鬼,克里斯对自己说,然后起身带对方来到一间地下室,虽说是地下室,除了密不透光,这里完全没有预料中的恐怖道具或摆设,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密室,“这下面埋了死人?”

恶魔也翻了个白眼,“我承认自己十恶不赦,但抱歉我不是杀人犯什么的,这里是专门为你准备的。”

“为我?”天使露出一个迷惑的神情。

克里斯打了个响指,墙壁上突然多出一柄精致的十字架,“这个房间被隔绝了,我想道理你都懂,即便你每天祈祷个几百遍,上面也不会听到,但我猜你还是希望保留一些过去的小习惯,比如没事对着墙壁发发牢骚之类的?”

塞巴斯蒂安都快感谢对方的善解人意了,要不是他说那话时的语气充满了嘲讽与戏弄,“谢了伙计,我会每天为你祈祷,让你尽快上天堂的。”

“你可真会说话~”魔鬼故作亲密的点了点塞巴斯蒂安的额头,被他躲了过去,“仪式完成后你要去哪?”

“这么快就舍不得我了?”

“真希望我是,那样在你手里还能好过点,不过谁让我冥顽不灵呢。”天使一点也不担心自己未来的处境般靠到了一边,意思是好给克里斯留出足够施展仪式的空间。

“说真的,我得离开一阵子去忙点别的事,这期间会有人给你们送来所有一切需要的物资,但你们的确无法离开这地方,不过就算你们想,我恐怕两个凡人的力量也是不够的,不过别担心亲爱的,我会尽快赶回来的,为了我们之后的重逢,干杯?”

“这就是你要支开我的原因?”两杯蜂蜜酒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克里斯手上,塞巴斯蒂安坦然的接过其中一杯一饮而尽,后者还来不及跟他碰杯,只好妥协的独自饮尽。

“一部分原因罢了…”之后克里斯还说了什么塞巴斯蒂安已经不记得了,这杯酒让他忘记了被锁住力量时带来的尖锐伤痛,等他再醒来,自己已经像个普通人那样能够感知周围的一切了。

风是暖的,地板是硬的,克里斯身上有松木的味道,地下室很凉快,这些都是他从前未曾有过的体验,他又想起了那日手指抚摸过那个恶魔勃起的下体是怎样一种触觉,然后血液一下子就涌到了脸上,他第一次明白何谓羞耻!

 

克里斯看着表情丰富的塞巴斯蒂安,继续小口的啜饮着手里的芬芳,“看来你挺喜欢做个人类的?”

天使回过头看向坐在黑暗里品尝美酒的恶魔,那无形的气场终于变成了肉眼可辨的恐惧,巨大的黑色气焰围绕着他,塞巴斯蒂安甚至察觉到了来自身体的疼痛,“你这是要立刻杀了我吗?”

克里斯摇了摇头,收起部分力量,“抱歉我只是太兴奋了,终于等到这一刻,你像个脆弱的雏鸟一样站在我面前,神父。”

塞巴斯蒂安仰起头,像对方描述的那样不卑不亢的接受了恶魔的奚落,这仅仅是个开始,他提醒自己。

现在克里斯不再如原来一般有耐心,他只需要勾勾手指,塞巴斯蒂安就飞到了他的怀中,像个软绵绵的肉团,这多好,他固定住仍在徒劳推拒的人类,神父的常服被揉搓的乱七八糟,他将对方双腿分开摁在了自己身上,然后牢牢的捏住塞巴斯蒂安的下巴,“总得有个体面的告别,我的小鸟。”

塞巴斯蒂安放弃了挣扎,他一言不发直勾勾的盯着那双近在咫尺的眼睛,那里面蕴含了无尽的魔力与罪恶,紧接着克里斯松开了手里的高脚杯,水晶碰触地面,时间像被放到了最慢,无数块粉碎的棱面溅起,折射出上面两个男人紧密拥吻的画面。

塞巴斯蒂安早已忘记了反抗,他被克里斯揽在怀中,动作轻柔的像对待那支一摔即碎的杯子,从头到尾他没有回应,也没有躲避,而是被动的接受了千万年来属于他的第一个吻。

那个男人吻的非常小心翼翼,让他既没有察觉到痛处,也没有产生一丝抵触,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从心底升起,就像他第一次握住魔鬼的器官后审视自己的裸体,羞耻、尴尬、无法理解,甚至是好奇。

等到克里斯终于放开他时,那个蓝眼睛的人类回到了这具身体中,他们都没来得及准备,塞巴斯蒂安还坐在对方的腿上,他们嘴对着嘴看着彼此,甚至忘记了分开。

“Father?”人类克里斯茫然的开口了,塞巴斯蒂安这才仓皇的从对方身上跳下来,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目前的状况,难道实话实说自己刚刚在和魔鬼进行吻别?那之后他们是不是还得有个晚安吻什么的!

“是,呃…一个古老的仪式,对仪式!帮助你的灵魂苏醒。”他胡乱编了个理由,这还是他第一次撒慌,人类真是活的言不由衷。

“我知道这个,像王子吻醒睡美人和白雪公主那样!”人类温和的点了点头,但看起来仍然不太清醒,整个人就像喝大了的醉汉,东倒西歪的勉强挂在椅子上。

“塞巴斯蒂安.斯坦,你也可以继续叫我神父,或者塞巴斯蒂安,这段期间我负责照顾你的康复,不用担心,你已经得救了我的孩子。”他忽略了那个关于童话故事的美好比喻,王子本不应该欺骗公主,但他们之间的第一句话居然就是从谎言开始的…

“非常感谢你神父,我第一次见到你就知道你会救我,Chris,Chris.Evans,幸会!”

男人想伸出手想给塞巴斯蒂安一个友好的拥抱,可惜他忘记了这具身体还不完全能够听他的使唤,就那样毫无预兆的栽到了地板上,塞巴斯蒂安赶忙跑过去将他扶起来,“看来那家伙没有骗我!”

“嘶~您说什么?”Chris一边疼的抽气,一边努力想要恢复手指的运动神经,被塞巴斯蒂安制止了,“别心急,这需要过程,理论上讲,你已经二十年没控制过自己的身体了,总得磨合一段时间,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留下来照顾你的原因。”

神父柔声的安慰似乎起到了一定作用,克里斯安心的靠在了塞巴斯蒂安的身上,任由对方背着他艰难的离开了地下室。

 

未来的生活从第一晚的尴尬无言慢慢有所好转,Chris恢复了一些气色,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也健康了很多,他们在第一天傍晚见到了那个所谓的联络人,但对方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地狱使者,阴郁的面孔,不太友善的眼神,和这间窗明几净的房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塞巴斯蒂安局促的递过手中所写物品的便条,对方看了一眼,什么都没说的离开了,搞的他和Chris面面相觑。

那天晚点的时候Chris知道了魔鬼放过自己的条件就是软禁这位好心的神父,当然塞巴斯蒂安没有好心到什么都透露给对方,比如自己的真实身份,但这牺牲也足够一名人类激动落泪了,他安静的哭了一会,又说了很多赞美上帝的话,之后就疲惫的睡了过去,塞巴斯蒂安还没有经历过睡眠,他不太能适应躺在海绵垫子上的感觉。

太软了!他对自己说,然后不停的翻身,走出房间观看星辰,又或者只是坐在客厅里发呆,直到转天的第一缕阳光照在他的眼睑上,他发现自己就趴在地毯上睡着了。

“真失礼!”他懊恼的站起身想跑回房间换身衣服,却听到隔壁传来一声痛呼,是可怜的Chris!塞巴斯蒂安赶紧推开对方的房门,那个人类正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发生了什么事?!”

“哦早上好神父~抱歉吵醒你了,我想去厕所,可谁知我的腿依然不受控制。”

“你在说什么傻话,我留下的目的就是为了照顾你,”顺便等那个疯子回来折磨我,“下次遇到这种事记得叫我。”他一边嘱托一边将人搭到自己身上,然后往卫生间蹭去,这次真的要感谢上帝,魔鬼没挑一具6.5英尺的身体,不然以他目前的能力,只怕无法胜任护工这一角色了。

Chris站在马桶前尴尬的看着已经掀开的马桶圈,塞巴斯蒂安也十分不解,但又不好催促对方尽快解决,他们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彼此,最后Chris叹了口气,“我的手指还不能太好的活动先生。”

“?”塞巴斯蒂安很想回答我知道,但这和你尿尿有什么关系呢?还有你干吗突然叫我先生,你在紧张吗?

Chris看起来已经十分不好了,不知道是真的瘪不住了还是心里难过,总之他面色通红的看着自己半勃的生殖器和塞巴斯蒂安,满脸欲哭无泪,“pls father,我知道这很…无礼,但是…”老天啊饶了他吧,这算不算亵渎神明?!

塞巴斯蒂安终于从对方磕磕巴巴的表达中悟出了一个自己从未经历过的窘境,对方需要他帮忙“扶”一下!

这是塞巴斯蒂安第二次抚摸这具身体的重要器官了,上一次是被迫的,这一次则是…好吧也是被迫的,他扶着小Chris,眼睛却撇到了天花板。

“鞋鞋!!!神父!”等塞巴斯蒂安再回过头的时候,Chris已经“不得已”尿了自己一鞋,真是个热闹的早晨…

帮病号洗了澡又刷了鞋的塞巴斯蒂安终于知道什么是疲倦了,他从未做过这些,之前属于生活中的琐事大部分都经一道光就解决了,如今他才发现自己除了四肢健全,根本不比躺在床上的人类好上多少,比如洗澡水应该先开凉的那头…他抱歉的又挤了一坨牙膏抹在那人红肿的肩膀上,换来一声奄奄一息的痛呼。

唉……

“您是一位富家公子吗?抱歉我实在好奇。”趴在那享受降温按摩的人类问,塞巴斯蒂安怎么看也不像一个游历有余的神职人员,也许他是某家少爷,因为对宗教的过分迷信,家人不得已同意他去了教会学校,毕业后又顺利成章的进了教堂。

“不,我只有一个人。”

一个人?Chris幅度不大的歪了歪头,“您是孤儿?”他看起来可不像!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但你可以这样理解。”他们都是上帝创造出来的,从某种意义上这也说得通。

“抱歉。”Chris显然没想到这个答案,他把头又埋回到了枕头里,并在内心默默的谴责了自己一番。

“没什么,以后我可以做你的身体,你来支配我不就好了。”

本来塞巴斯蒂安的意思只是说出他们可以相互弥补不足的事实,但这句话听在一个凡人的耳中多少有点暧昧,隔了许久Chris才发出一声闷哼,算是答应了。

 

“地狱使者”先生在早上8点钟准时送来了食物和那张清单上的所有物品,除了Chris点名提到的圣经。

“为什么不能给他一本圣经?”塞巴斯蒂安问的理直气壮,可能经历了一早上的忙活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个阶下囚的事实。

“你期盼我这个样子去教堂给你们搞来一本睡前读物吗?”对方露出一口尖利的黑牙,就像某种电影里爬出来的老僵尸,塞巴斯蒂安这才反应过来他也许根本不是个人类,“抱歉。”他客气的关上了大门,并试图忘记刚刚兜帽下那张恐怖的脸。

“他们恐怕不会同意这房子里出现圣经。”Chris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他已经听到了刚刚门外的对话,塞巴斯蒂安放下包裹朝屋内走去,“别担心,我记得所有内容,你需要时就叫我,我还可以为你讲解,比书本更方便。”

那样我岂不是连入睡都要靠你哄了?Chris嘟囔了一句,塞巴斯蒂安或许已经不再能够听懂风的声音,但这种程度的喃喃低语他还是不会漏掉的,“如果你觉得那样不好,我也可以在门外帮你朗诵,直到你睡去。”

天使知道这个男人经历了什么,所以对方那种对于神明的过份依赖令他感到悲伤,他理解性的拍了拍Chris的手臂,对方依旧瞪大着双眼露出那种不可置信的感激神色,“一切都会好的。”他安抚着这个和他暂时相依为命的人类,也安抚着他自己。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250 )
  1. 奉为羽秀小星星 转载了此文字

© 小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