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王子】Eclipse(PWP 一发完)

Evanstan拉郎点梗,PWP,OOC

Evanstan拉郎点梗,PWP,OOC

Evanstan拉郎点梗,PWP,OOC

----------------------------------



Jack快步朝最北面的房子走去,因为地势,这里显得格外昏暗,他推开一扇重兵把守的房间,早上袭击他的那个男人正被五花大绑的捆在椅子上,“都出去吧。”

“可是王子…”

“他要是能跑早就跑了,难道留下来吃晚饭吗?!”王子优雅平淡的语调里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威慑感,守卫不再多言,从外面把门关上。

那男人看起来很强壮,脸上似乎还涂了油彩,Jack背着手走到他面前一步远的地方与他对视,像在审视一匹从森林里跑来的狼。

“年纪不大,胆子倒挺大,你就不怕我再攻击你?”那男人开口了,同时发出一声短促的嗤笑,他用打量小孩子似的目光打量着面前这个贵胄的小王子。

Jack绷着表情,似乎完全没有被他的话所影响,他甚至温婉的笑了笑,“你瞧,我们素未谋面,你来杀我要么是向国王讨债,要么是帮别人讨债,所以单纯的讲,你我之间并没有结仇的理由,我为什么要怕?”

男人没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刚满20岁唇红齿白的小王子竟有着与外表完全不相符的心机,他突然来了些兴趣,将手腕上那块几乎被割断的绳子又塞了回去,“人可以为了生存和任何人成为敌人,你从小无忧无虑,这个道理不会懂的。”

“无忧无虑?”Jack绕着他走了一圈,他单手托腮边走边思考这四个字,好像它们是什么无法读懂的高深学著。

男人仰起脸朝有光的一面打量起王子,虽然是个男人,却长得十分好看,难怪外面总谣传国王的独子是个Gay,他正在全国范围的搜寻自己的私生子,这事差不多人尽皆知。

“你喜欢老二吗?”他挑衅的看过去,笃信小王子即使再深谋远虑也从没被人如此粗鄙的侮辱过,Jack如他所料的停下了脚步,他背对着光影,这角度让男人看不见王子此刻的表情,他像被一团黑暗吞噬了般停在那,安静的看着他。

“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听错了?那我再重复一遍,你喜欢老…”

“不,我听到了。我只是在思考如何回答你的问题,不过我想请你来王宫做客并不是为了窥探皇室的隐私,为了公平起见,你回答完我的问题,我才会回答你的问题,否则我会找条更粗的绳子来替代你手上的那条。”Jack突然凑到他面前,太近了!男人这下看清楚了,王子不仅没有表现出受辱,眉眼中反而透出看穿一切的自信,他得意的点了点对方的手腕,暗示他自己已经知道了那点鬼把戏。

“好吧,是我太低估你了,你想知道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

“Curtis,如假包换!”

“职业?”

“原来是个猎人。”

“原来?”

Curtis咬了咬牙,“森林被国王砍的差不多了,要么离开家乡,要么换个职业,这很正常。”

“你是说最北面的那片森林?”

“森林?哈!那里现在是国王的行宫了,别告诉我你不知道?”Curtis看到王子露出一副被噎着的表情,看来他是真的不知道,他和他老爹的关系比外界传说的还要紧张。

“听说国王还有个私生子?”

Jack看了他一眼,眼神比刚才凌厉了些,“你也知道是听说的,老百姓还是操心生计要紧,将来谁做国王都和你没有关系。”

Curtis笑了,他差点笑岔了气,“我只是问问私生子,这和谁做国王有什么关系?你可真是敏感,想当国王想疯了吧?”

Jack气到两腮鼓起,他使了很大的力气甩了Curtis一巴掌,他可以忍受一个低等的贱民袭击他,甚至嘲笑他的性取向,但决不能容忍他们讥讽未来的国王。

这一巴掌打的确实很重,但Curtis纹丝未动,他收起笑脸,眼色变得深沉,“我可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贱民,王子殿下,你不是问我现在做什么吗?现在我负责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那你猜猜是谁想要你的命?或许就是你那对你失望透顶的老爹,他也许已经找到了更好的接班人,你干嘛不现在就哭着去求他,让他再给你一次机会嗯?”

Jack抽出了腰里的配剑,他这一天都在王宫里进行社交活动,王子的正装礼服还没来得及换,他本想趁事情被他父亲接手前尽快查出幕后指使,但这个男人似乎和王室斗争无关,仅仅是个拿钱干活的蠢货,他早就受够了对方的羞辱,此刻恨不得一剑杀了他。

锋利的宝剑在刺穿Curtis的胸口前背那男人一把握住了,Jack愣了一下随机想到要喊人,但Curtis看出了他的想法,一把拉住他的手腕将人带进了怀里,王子跌到他腿上,被他一手捂住嘴,一手摁住了肩膀,他拼命的挣扎着,却无法与强壮的猎人抗衡,很快就流失了体力。

Curtis见他的喘息越来越重,知道王子已经没什么力气了,他松开肩膀上的那只手夺过了对方的剑,轻轻松松就挑断了脚上的绳索,“你敢叫人我就让他们进来为你收尸,用我的命换你的,可不算亏本我的殿下。”

Jack斜睨着他,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Curtis这才松开捂住他的手,却被对方抓住机会狠狠的咬在了手掌上。

他像只小狼一样用力的叼着男人的手不松口,Curtis扔掉剑去掰他的牙,但毫无功效,Jack的眼睛都红了,他好像只是在单纯的泄愤,因为他是真的受尽了侮辱,不管对方是什么来路,他又是什么身份,他从来没享受过无忧无虑的生活,打从一开始这个混蛋就在戳他的伤口,他不想再做一个高高在上的王子了!

血腥味从两人之间飘来,Curtis看到自己的血沾了王子一嘴,突然感到下腹发紧,Jack气红了脸又满嘴鲜血的正装模样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充满了奇怪的诱惑,Curtis不再和他的牙齿角力,他用另一只手迅速的解开了王子腰间的盘口,腰带落到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Jack意识到时立刻松开了嘴巴去看自己的衣服,但Curtis比他还快,他没等王子反应过来就一把将人打横抱起,Jack吓坏了,准备喊叫之际Curtis朝他摇头,“你也知道自己的名声,被外面的守卫看到自己腰带大开的躺在一个刺客怀里会有什么后果嗯?王子饥不可耐,见到男人就主动投怀送抱这都是好听的,不好听的呢?你利用外交活动将自己的姘头送进皇宫就为了满足一时的性欲,国王会怎么想你?你们那岌岌可危的父子情恐怕会彻底荡然无存吧。”

Jack彻底傻眼了,Curtis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到时候他父亲不会听他解释的,他忍辱这么多年,不能为了一个贱民就前功尽弃,他吸了吸鼻子,用赤红的眼睛去瞪那个男人,“你想怎么样?”

“半个钟头前我会说我想杀了你然后去拿钱,现在…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

Jack在他怀里不安的抖动了一下,他不相信这家伙会提出什么公平的主意,“说吧。”

Curtis压低身体凑到他耳边嗅了嗅王子身上的幽香,是上好的润肤油,只怕他的皮肤会比他想象的更好,“我帮你得到王位。”

“什么?”Jack以为自己听错了,他转过头对上Curtis狼一样的眼睛,对方继续说道,“杀一个王子和杀另一个王子的区别是什么?”

Jack沉默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前者目标明确,但身处王宫不易得手,危险性极高,我一不留神就有可能被你捉到,”他朝Jack努了努嘴,可能是想说比如此刻,但考虑到目前的制约方并不是自己,Jack翻了个白眼懒得陪他沾沾自喜,Curtis抱着他往里屋走,Jack再次变得慌乱,那男人没理会他,“而后者虽然不在明处,却毫无势力,只要比国王早一步找到他,实现起来简直易如反掌。”

“可你连这事是不是真的都还没搞清楚,到哪去找?”

“这事的确不能指望我,我只负责杀人,买凶的事还得靠你这个离消息最近的王子才能办到。”

“你疯了?你想让我和你一起背上轼杀王族的罪名吗?我可不蠢。”

“你蠢不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你再继续做一个孤高自傲的王子只会眼睁睁的看着王位付诸他人,想想你父亲事在彼得的样子吧,他可没考虑过你的死活。”

Curtis说的对,一旦那个私生子登基,他就再也没有其他出路了,往好的方面想,国王会赐封领地让他一辈子衣食无忧的远离王宫,但如果新国王是个多疑的人呢,Benjamin家族可从来都不缺自私冷漠的混蛋,那么他就有可能被囚禁、关押,甚至做那些新进贵族玩弄于股掌间的内臣,他不敢想象,仿佛自己未曾谋面的兄弟已经张开了锯齿獠牙向他扑来,“杀了他!!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杀了他!!!”

“嘘~~~别吵,你想让外面的人都听到吗?”Curtis压低嗓子冲他低吼,但Jack太敏感太激动了,胸腔里的东西被压抑了太久,他喘着粗气一边吸鼻子一边吞咽着自己的泪水,Curtis终于将他抱进了更里面的房间,那有张已经落满灰尘的床,他把王子放到床垫上,返身关上了门。

“所以我们的交易达成了?”他走回到王子身边,在他面前跪下,捧起Jack的皮鞋,上等质地的软牛皮,来自南边,Curtis能从皮革的材质看出那些畜牲死前生活的地区。

Jack仍然有些激动,但比刚才好多了,他舔了舔自己还染着血的嘴唇,捋了把头发,“你不会白帮我的对吗?多少钱?”

“钱毕竟是有数的,要多少都不多。”

“什么意思?难道还想让我分你半个国家吗?!”

“半个国家?呵…那是以后的事情,现在我只要你能给的。”

“我能给的?可我只有钱,或者哪天我父亲心情好时我还能帮你得到一个守卫长的工作。”Jack说这话时又变回了那个一脸高傲的小王子,他居高临下的朝跪在自己面前的Curtis挑眉,毫不避讳的展示着自己高人一等的身份。

Curtis撇了撇嘴,但随即又笑了,他没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伸手脱掉了王子的皮鞋,Jack瑟缩了一下,立刻被对方拽住脚踝摁在了原地,他目睹了男人的手一点点爬进他的裤管,冰凉肮脏的手指尖在他小腿的脉络上滑动游走,激起他全身鸡皮疙瘩,“你不会是…你!你疯了!”Jack咬住嘴唇,忍受着从膝窝处传来的麻痒,手指紧紧攥住身下的床单。

来吃小王子


END


评论(25)
热度(649)

© 小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