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Ice Cream and Milk(02)

注意:白发教授盾X学生冬妞AU

冬妞性转!!!冬妞性转!!!冬妞性转!!!

OOC、NC17、傻白甜、老夫少妻

OOC、NC17、傻白甜、老夫少妻

OOC、NC17、傻白甜、老夫少妻


520Hail Stucky!!!所有平行世界的盾盾都是冬冬的~都是~~


2

 

一路上Buckie都沉默的跟在Steve后边,并始终保持着两步远的距离,好几次Steve想回头确认她是否还在,就看到对方一幅嘲讽的样子,应该是又猜透了他的想法并觉得十分多余吧。

事实上Buckie一直在审视Steve,她之前看过对方的照片,以为是个60来岁白发苍苍的老头子,所以才选了他的班,如果幸运,对方在了解了她的背景后就会对她保持放养态度,而她的期末作品会是某个街头艺人手里的二流广告画;又或者他没听说过她的家族,那么她就会牺牲一点点色相,以换取相同的结果,她从小就看惯了那些老头子在她父亲名下的红灯区花天酒地的嘴脸,男人越老越色欲熏心,这是她哥哥告诉她的。

可是Rogers似乎不怎么买账,两者都已经被她有意无意的呈现在了对方面前,但那个老男人看她的样子简直比她爸还他爸。

“你有女儿吗?”Buckie突然问道,Steve诧异的回过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笑着否认了,“我没有孩子。”

这的答案倒是让Buckie颇感意外,他还是单身?可是他无名指上分明带了戒指,“你的性功能有问题?”

“……”Steve干咳了一下并将他们的距离缩短至肩并肩,“我能知道你打听这个的原因吗?”

Buckie耸肩,“聊个天儿罢了,怕你太紧张。”

“我并不紧张,还有,我也没把你当成是我的女儿。”Steve说这话时有点得意,读心术这一套可难不倒他,Buckie不露声色的挑起一边嘴角,看来她的绘画老师比她想象的有意思多了,她执意认为美术系就是教人画画的…

到达图书馆,Steve帮她激活了学生借书卡,然后带她来到了一排排深色胡桃木书架中,“先把艺术通史读一遍,至少知道你到底在学什么,我不期待你能背下来,但要过得去考试。”

Buckie没接过面前那本厚厚的硬皮书,她环顾了下周围,发现图书馆里几乎没人,“我不用上这节课吗?”

Steve等了一会,然后自觉的将书摞在他自己结实的小臂里,“你是研究班,除了第一节公开课,今天已经没课了,你没收到课程表吗?”

Buckie思考了一下,发现自己对此一无所知,Steve再次叹了口气,“去找你的辅导员,顺便让他给你好好介绍一下这里,我发现你似乎对任何事都不太了解。”

“我不需要了解那些没用的,要不是你,我现在已经去干自己的事了。”说到这里Buckie好像有点激动,她抱怨完又带出了一串Steve听不懂的俄语,他猜那不是什么赞美的话。

“我们有言在先,你把这些书拿回去,至于什么时候读那是你的事,但要是做不到我们之前谈好的条件,我会直接开除你,别怀疑我的能力孩子。”

Buckie挥开Steve打算越过她头顶的手,灰蓝色的大眼睛转了一圈,突然想到什么,一把将她可怜的教授推到了书架上,伴随着Steve的重心不稳,那本厚重的艺术通史被砸在地上发出了一声沉重的闷响。

“Rogers教授?需要帮助吗?”图书管理员的声音伴随着焦急的脚步从远处传来,Steve看了眼正挂在自己脖子上坏笑的Buckie,头疼的捂住了眼,“我没事Marry!不小心弄掉了一本书。”

“好的,注意安全教授~”等脚步声再次走远,Steve终于将Buckie从身上扯了下去,“你到底要干什么?我说了不可能给你开绿灯!”

“也许我突然发现自己喜欢上你了呢?”

根本不需要用到什么读心术Steve也知道Buckie不会突然喜欢上他的,她只是想给自己惹麻烦,他一把抓住小姑娘看起来瘦弱不堪的手臂将人拉到距离自己足够远的地方,然后压低声音道,“再跟我耍花样我就直接开除你!”

“生气了?看来你也并不像传闻中评价的那么绅士嘛~”女孩愉快的捡起地上的艺术通史,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图书馆,这才刚第一天,Steve对自己说,他必须好好和院方谈谈了,这个问题少女到底是什么来头?

 

布鲁克林的街道变化很大,Buckie握着手里的老照片,发现没有一栋建筑是她要找的,她对这里陌生的几乎一无所知,光靠之前在网络上查到的那点资料根本就是大海捞针,路人对此大多也不怎么熟悉,毕竟那照片有些年代了,但她只有这么一个线索,关于她真实身份的。

其实Buckie并不是俄罗斯人,她是家里收养的女儿,直到去年她才无意间从她喝醉的哥哥口中听到了这个惊人的真相,倒不是说现在的父母对她不好,她只是想知道自己是谁,为什么她的亲生母亲会只留下一张老照片就不管她了,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件事办起来并不轻松,她不知道父亲会不会发怒,反正她哥哥十分不赞成她来美国,好像她找到亲人就会立刻抛弃他们一样,好在她姐姐十分的支持她,并帮她偷偷搞定了现在的学校,这也正是Buckie为什么会出现在艺术学院的原因,她姐姐有时候聪明的吓人,知道Buckie一离开俄罗斯家里一定会派人去找,于是让她放弃了与本专业相关的所有院校,偷偷藏在了这间看起来毫无联系的艺术学院,就算不能彻底甩掉那些保镖,至少也可以拖上一段日子。

Buckie坐在咖啡馆里仔细的抚摸着那张老照片,照片里只有一对男女的背影,他们看起来正在深情的注视着彼此,背景是一座老房子,街道很模糊,类似几十年前那种大同小异的街区风貌,她姐姐告诉她照片里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她的父母,但她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这还是从她们父亲的保险柜里偷出来的。

Buckie面无表情的坐在那,脑海中设想了无数种场景,最后她对自己说,也许他们只是单纯的不想要你罢了。

“嘿~转校生?”突然响起的声音让Buckie迅速从过往的思绪中抽离出来,她转过头看到白天那个坐在隔壁的黑人同学居然就站在她身后,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自己竟毫无察觉。

Buckie警惕的看了眼周围,打算起身离开,但是Sam也一并跟了过来,“你似乎很不喜欢这,那为什么还要来这里读书?”

“不关你的事!”Buckie收拾好东西快步走出了咖啡馆,Sam举着杯冰咖啡也追了出来,“这可有点酷过头了!你刚才是在看法尔玛教堂的老照片吗?”

Buckie像被突然定在了原地一样,这也害Sam直接撞上了她的包,“我的咖啡!”

“你认识照片上的建筑物?”Buckie没费心去管那些洒在书包上的咖啡,她激动的抓住了Sam的手臂。

黑人朋友耸了耸肩,“听我父亲说的,他家本来在奥尔良,小时候跟着我祖父搬到了布鲁克林,那会这边还没发展这么快,他们有时会去附近的教堂要点蜡烛什么的,他给我看过一些老照片,你也知道四十多年前经济还不太…”

“你知道怎么去那里吗?”Sam还没说完就被Buckie打断了,她才不关心对方的移民史呢。

“我不太清楚,得回去问问他,不过他最近不在家,三天以后才能回来,他回奥尔良主持一场葬礼去了,说来也奇怪,我父亲最后居然真的做了牧师,哈哈哈~”*

Sam后来还说了什么Buckie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她只知道自己离目标又近了一步,“那就三天以后,我去找你。”

“可是三天以后是周末,我要回家。”

“那就下周。”

“你到底找那个教堂干嘛?”

Buckie思考了一下,认为这时候不能对Sam太冷漠,毕竟她还要指望对方给她带路,“课题研究!”

“什么?”

“教授布置的作业。”

“Steve?他从来不布置这种作业。”

当然了,Buckie撒了个谎,但是她不能告诉Sam实话,“可能他觉得我不会画画只好干点别的了?”

Sam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没打算再追问,“好吧,回去我问清楚了,顺利的话下周就能带你过去。”

“谢了巧克力~”Buckie充满诚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开心的往学校方向走去,留下Sam哀怨的叹了口气,“我叫Sam…Sam.Wilson。”

 

回到学校的Buckie一扫之前的阴霾,好像整个生活又有了希望,她甚至想起了Steve的建议,去了趟辅导员那,对方给了她这学期的课程表和其他一些乱七八糟她没怎么费心去记的东西,她抱着一摞刚刚领回来的书独自走在校园里,虽然还是那身酷酷的机车少女装,但能看出她脸上的表情柔和了许多。

Steve从院长办公室出来时不能说是开心的,但至少他知道了问题少女的基本情况,俄罗斯财阀的小女儿,可能还涉及其他背景,姐姐是当地的政府要员,哥哥是家里的接班人,于是院长本着增进两国友谊的想法做出了这个贡献,破格留下了Buckie…

“听起来就像是个荒诞的商业片。”Steve在心里咕哝,可是他既然与Buckie有言在先,就不会食言,那么不管她是谁,就让这学期的成绩来决定吧。

两个彼此怀有心事的人不约而同在校园里再次相遇了,他们还没来的及开口打招呼就被远处传来的骚动声吸引了目光,Buckie第一时间认出了那些穿黑衣服的家伙,她差点尖叫,当然她从不尖叫,她只想感叹这次Rumlow的办事效率简直快到让她以为Natasha出卖了她。

“吻我!!!”

“???”

Steve还没明白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就已经被他的学生按在了一颗树上,然后被迫砸到了对方的脸上,他看起来应该是愤怒的吧?至少他个人认为,然而Buckie一边贴着他的嘴,一边小声嘀咕,“帮我一次,我愿意答应你任何条件。”

现在就算Steve还搞不清那些俄国人的名字怎么读,但也基本理出了一条故事线,“他们是来抓你的?”

他们保持嘴贴着嘴的状态一直在小声交谈,完全没注意到周围已经被吓傻的学生,毕竟不是每天都能看到Steve教授在校园里亲吻自己的女学生。

“我没想到他们会找到艺术学院来,这帮家伙真是阴魂不散。”

“他们为什么要抓你?不是你家里人帮你搞定的学校吗?”

“是我姐姐帮了我,我家里人不知道我来美国,至少我父母不知道。”

“为什么不和他们谈谈?求学不是坏事,更何况你已经是成年人了,有权利决定自己的生活。”

Buckie很想在这时候翻个白眼,但那些家伙已经注意到他们了,正往这边看,她赶紧闭上眼睛,舌头钻进Steve嘴里的那一刻她都没想过和自己教授接吻这事有多火辣,她只想赶紧支开那些人,而Steve也在同一时间差不多变成了一条死鱼,他瞪大了眼睛,本能告诉他应该推开这个危险的女孩,但是身旁那么多穿黑衣服的家伙,就像电影里的俄罗斯黑手党,他不知道Buckie落在他们手里是不是明智的,经过一番天人交战后的Steve最终决定还是就帮这一次吧,反正已经不能再坏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们都没有睁开眼睛,起初Buckie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足够逼真,她被身材健硕的Steve“按”在树干上,看起来就是一个小鸟依人的性感尤物,直到Steve不自然的动了动舌头,他可能就真的只是维持一种姿势太累了,但两条舌头碰在一起的感觉居然相当的好,直到Buckie的手臂环上了教授的脖子,并将他拉到完全贴在自己身上时,Steve才突然睁开了眼睛,现在周围除了看热闹拍照片的学生早就没有了其他人的踪影,甚至有人开始吹口哨,称赞他的与时俱进…

“他们走了!”Steve想从Buckie身上把自己拔起来,但对方的双手还牢牢的环在他的脖子上,“想不认帐?”Buckie的声音不大,但确保了周围的人都能听见。

Steve头痛的想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才会一次又一次的被这个女孩耍弄,“你刚刚说只要帮你这一次,可以答应我任何条件,是不是真的?”

Buckie朝他抛了个媚眼,“去你那还是我那?”她发现自己好像完全不讨厌Steve,和他的吻,虽然一开始的确有戏弄这个老家伙的想法,但如果真的和他发生点什么,似乎也不错,瞧他那结实的胸膛。

已经完全放弃说教的Rogers教授一把拎起Buckie的衣领将人拉出了草坪,至少别像对猴子一样任人围观,Buckie很不满自己像个小姑娘一样被人拎着走,她一边挣脱一边朝Steve说些激烈的俄语,但被Steve一把捂住了嘴,“他们可能还没走远,你想自己暴露吗?”

果然下一秒Buckie就闭上了嘴巴,但她依然剧烈动作着想要挣脱Steve铁一般的桎梏,“放我下来!!!”

“放你下来继续胡说八道?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

Buckie被他一路拖到了宿舍楼门前,一些不明所以的学生在路过时纷纷投以了惊讶的目光,Rogers教授也有动粗的时候?!还是和一个女学生…

“听着小家伙,我的忍耐力也是有限的,虽然我不提倡和女士争吵,但你所做的一切已经超出了我的底线,我记得上午才和你说过,如果敢耍花样我绝对会把你开除,这句话现在依然有效!”

“相信我教授,我这样做是不得已的。”Buckie像突然变了个人的似的,她变得慌张、焦灼,甚至不安,Steve狐疑的看着她,生怕这又是一个恶作剧。

“我已经知道你背着家里人跑来美国了,但一直躲藏不是办法,你要和他们谈谈。”

“不,这件事绝对不能让我家里人知道,我…我不能告诉你原因,但这件事对我来说比生命还重要。”

凭借一名教师多年的阅人经验,Steve觉得这次也许对方没撒谎,她眼底充满了未知的期待,但又很无助,像个迷路的小孩。

“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话,只要别再是刚刚那种。”

他们同时想起了刚刚那个还不赖的吻,Buckie甚至笑着给了他一拐子,“想不到你一把年纪还那么纯情,你妻子很不解风情吗?”

这回Steve没有笑,他只是沉默的摸了摸自己左手无名指,“不,她是我所遇到的女人中最具风情的人,就算她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很多年了,但我依然记得她跳舞时的样子。”

“噢…呃抱歉,我…我不知道你…”这可能是Buckie有生以来第一次结巴,她摸了摸鼻子,尴尬的咬住自己的嘴唇,像个说错了话的小女孩。

“没关系,都过去了。”Steve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但Buckie却觉得这次自己真的有些过分了,她之前还打听了Steve的孩子,而他们甚至没来得及要一个孩子,哦天啊,她真是一个刻薄的坏女孩,难怪她从来没有朋友。

也许是洞察了这个女孩的心思,Steve突然也慌乱了起来,“嘿~我说了没关系,你不需要内疚。”

“抱歉,这次是真心的。”Buckie抬起头,朝她的教授露出第一个充满真诚的笑,那样子一点也不像个机车少女了,甚至还有点腼腆。

“其实我觉得你应该换身打扮,这样或许也能起到伪装的作用,你不觉得这皮衣很明显吗?”Steve指着她转了转手指,Buckie思考了一下,发现似乎是这个道理,她欣然接受了这个建议。

“Buckie?Rogers教授。”背后传来另一个女孩的声音,他们同时回头,是Buckie目前的室友,而Buckie甚至还没记住她的名字。

“嗨~”

“你得罪了什么人吗?”

女孩明显是在询问Buckie,她有些莫名,她才来这里一天,怎么可能得罪谁,要说得罪恐怕也就Steve被她伤害的最深了,“发生了什么吗?”

“刚刚我的同学给我发消息问我认不认识一个叫Buckie的姑娘,一群外国人正在教学楼里到处打听你住哪,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友善的,所以没告诉她实话,但我猜他们早晚会找上门的,所以如果你惹了麻烦,自己小心点吧,我去上课了,再见Rogers教授。”

自从那个室友离开,Buckie就开始心烦易乱的踢着地上的石头,Steve看得出她在担心什么,但毕竟是对方的家事,他也不好管太多,就在Steve打算离开时,Buckie突然两眼放光的来到了他眼前,Steve有种极为不好的预感。

“我们同居吧!”

“……”

“我可以做任何事情,包括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刷马桶,随便什么,只要你肯收留我,我没带太多钱,又不敢刷卡,你知道,而一旦他们找上门,我就前功尽弃了!我不会打扰你太久,最迟下周一我就能搞定。”

“……”

“拜托了Steve!我在美国没有朋友,谁都帮不了我。”

“……”

“Rogerrrrrrrrrrrrs教授~~~~~~”

“……”

“你看,那么多人都看见你亲我了,如果我去和其他老师聊个天或者…”

“去收拾你的东西!但只能住到下周一,不管你搞不搞的定自己的事都要离开!”

“一言为定!!!你真是个甜心宝贝儿!”Buckie跳起来在对方愠怒的脸上又亲了一口,然后蹦蹦跳跳的跑进宿舍楼收拾东西去了。

Steve头痛的扶住身边的树干,像是随时要晕倒的老人,这才第一天,他再一次提醒自己。

 


*Sam的父亲在漫画里是一名牧师,后来因为阻止一场暴力争斗而丧生。


TBC

评论(16)
热度(241)

© 小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