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Ice Cream and Milk(03)

注意:白发教授盾X学生冬妞AU

冬妞性转!!!冬妞性转!!!冬妞性转!!!

OOC、NC17、傻白甜、老夫少妻

OOC、NC17、傻白甜、老夫少妻

OOC、NC17、傻白甜、老夫少妻


3

Buckie的东西不多,她进去大概只是换了身便装,虽然看起来依旧酷酷的,但至少比刚才好太多了,他们沉默的并肩走在一起,时不时还有人朝他们看,就像在看什么热门人物,不过Steve深知自己这时候恐怕已经是校园名人了,他突然有种晚节不保的沉痛感。

“别担心,我已经成年了。”Buckie安抚性的拍了拍自己教授的肩膀,被Steve无视了。

“想住进来我们得约法三章!”

“我已经退掉宿舍了,你怎么能现在反悔?!”

“我没有反悔,只是提一些要求。”

Buckie慎重的盯着他瞧,好像他下一步就准备提出什么要命的条件似的,“第一,不允许带异性回来,当然同性也不行,你知道我的意思。”

女孩耸了耸肩,这要求不过分,她算是答应了,“第二?”

“第二,我不需要你打扫卫生,但绝对不能搞破坏,我的东西不要随便乱动,尤其画室,没我的允许不许随便进入。”

“说的我好像很感兴趣一样…第三?”

“第三,我需要知道你冒了这么大风险也必须留在这里的原因,”Steve还没说完Buckie就有发作的趋势了,但Steve快她一步,“否则就回去。”他指了指宿舍方向,女孩果断闭上了嘴,只是抱着书包沉默的坐进副驾驶位置,看起来完全不想理他。

“你可以在路上说,我家距离这有二十分钟车程,晚了还要自己坐车回来。”

Buckie发誓那男人在笑,他嘴角有掩饰不掉的得意,“你为什么非要打听我的私事?”

“因为它现在已经涉及我的私事了,我不想被卷进什么跨国犯罪中,更何况你要我帮你,就要信任我,否则去找别人。”

要不是车子已经发动了,Buckie发誓!她肯定会找别人。

“我的亲生父母很可能住在这里。”

Steve转过头看了她一眼,Buckie觉得那是一个不那么友善的眼神,“信不信由你,下周一我会让巧克力带我去这个地方,或许有我父母的消息。”她从包里掏出早前被Sam看到的那张老照片,Steve也认识那地方,照片不像假的,是几十年前的布鲁克林,他可是在那长大的。

“我可不可以理解为其实你出生在美国?而你目前的养父母不同意你来寻找他们?”

“我猜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离家出走的目的,我父亲几乎成天不回家,他眼里只有钱,而我哥哥知道,所以是他在派人到处抓我,他可能觉得我走了就不会再回去吧。”此时的Buckie沉默的看向窗外,路上的建筑物一点点退去,她对这里既陌生又充满了向往,她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一个怎样的答案,只是有一种必须要知道的渴望在趋势着她。

Steve看了她一会,决定不再多问,“巧克力是你在美国的朋友?”

“他不是你的学生吗?”

“谁?”

“黑人,坐我隔壁,话很多的那个。”

“Sam?”

“我没记住他的名字。”

“他怎么会牵扯到这件事里?”

Buckie将早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Steve叹了口气,这件事既然已经引来了“俄罗斯黑手党”,那还是越少人参与越好吧,“告诉他没有什么作业了,我亲自带你过去,这个周末我们就去。”

“真的吗?!你认识那个教堂?!!”

Steve看到对方突然兴奋的样子,心里也觉得暖烘烘的,“我可是布鲁克林人,还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家伙,搞不好我们曾经还是邻居,这说不准。”

“我发誓这可不是恭维,你一点也不老,除了头发白了些,看起来就像我哥哥。”

“你哥哥四十多岁了吗?”Steve只是随口问了一句。

“他下个月29。”

“……”Steve有点心疼这个哥哥了。

 

车子在路上行驶了差不多二十分钟,Steve停在一家便利店门口,他要去买些蔬菜,Buckie也一同下了车,结帐时Steve发现篮子里多了一盒卫生棉条,Buckie饶有趣味的看了他一眼,“我是成年人了,你自己说的。”Steve尴尬的转开了目光。

Buckie似乎特别喜欢甜食,她买了很多布丁和糖果,“你不怕长胖?”

“我有运动。”

“现在的女孩子好像为了身材连饭都不吃,她们很少会像你一样想。”

“那是她们蠢。”

收银员奇怪的看了他们一眼,他认识Steve,几乎每周他都要过来几次,但从没带过女伴,还是这么年轻的,Steve感受到了那股探寻的目光,Buckie也是,他们同时抬起头。

“我侄女→”“←他女朋友。”

收银员理解的笑了笑,“……侄女也可以成为女朋友。”

“……”Steve用最快的速度结了帐,然后拽着Buckie离开了现场。

“你就不能不找麻烦?哪怕一分钟!”

“是麻烦自己找上我的,没看见他看我们的眼神吗?我最讨厌这种人。”

“他只是好奇。”

“满足他!”

好吧…Steve再次放弃了说教,好像他和Buckie的价值观完全不同,他将这种无能为力的挫败感归到了国情里,俄国人也许天性激烈?

Buckie沉默的跟在Steve身后进了房间,Steve的公寓看起来还不错,就是上了点年纪,和他本人的感觉差不多,“你自己住这么大的房子?”Buckie四处打量了一下,是个两居室,明亮又宽敞。

“学校的资产,我自己家在布鲁克林。”

“我的房间在哪?”Buckie甩掉鞋子光着脚跑到了两个看起来像卧室的屋子中间。

Steve指了指右边那扇门,“其实我只有两个房间,一间用来做了画室,所以你睡卧室,我睡沙发。”

Buckie不敢相信的抬了抬眉毛,“说真的Steve,你真不想和我一起睡吗?你没必要为了一个陌生女孩牺牲那么多。”

“Oh God!我看起来真的有那么…不正经吗?我是说,你总有这种想法冒出来。”

“可我父亲告诉我,想得到就要有付出。”

“你父亲说的没错,但我猜他不是这个意思…”

“好吧,反正你说了算,想到任何需要我做的就告诉我,我答应过你就一定信守承诺。”

Steve朝她挥了挥手,表示自己并不需要什么回馈,就拿着蔬菜拐进了厨房,他需要安静的思考一下,这一天真是发生了太多事。

Buckie将包放在桌子上开始打量Steve的卧室,和客厅差不多,干净明亮,连个多余的装饰物都没有,只是桌上摆了一些老照片,应该是他年轻的时候,他居然是金头发?!这又让Buckie开心了一下,她喜欢金发碧眼的男孩,那会的Steve看起来就是个男孩,还有一张瘦瘦弱弱和他长得差不多的小鬼,可能是他弟弟?不过看照片颜色也算历史悠久了。

察看完基本环境,Buckie坐在那张大床上发了会呆,其实她很少像今天这样反常,她一直在忽略这个问题却不代表这个问题不存在,她太相信Steve了,一个刚刚认识不到24小时的老家伙,虽然看起来完全不老…这不是重点!Buckie给了自己一个白眼,然后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拖住下巴开始回忆Steve.Rogers,最后发现无论如何都会想到那个吻。

而Rogers,这个已经快五十岁的男人,他站在厨房里面对一颗颗蔬菜脑子里却全是Buckie处在生理期是不是不能吃这个不能吃那个的思考…

而直到晚饭时间,Steve都没有再见到Buckie,对方似乎一进屋就把自己锁了起来,他没有窥探女学生隐私的爱好,于是等最后一道菜摆上桌才去敲响了卧室门,里面没什么动静,他又敲了一次,这回传来Buckie软糯糯的应答,听起来像刚睡醒,Steve笑着摇了摇头,终归还是个孩子,“吃饭了公主殿下。”

“好,你先退下吧侍卫。”

“……”

Steve在餐桌上等了一会,就看到穿着自己T恤的Buckie顶着一头鸟窝走了出来,“很困?”

“倒时差啊Daddy!”

“别这样叫我。”

“Yes my master~”

“……”

Steve从不来不搞自欺欺人那套,他对任何人都很真诚,尤其是他自己,所以他承认Buckie是足够吸引人的,她漂亮、神秘,偶尔还可以性感调皮,但那都不是发展一段师生恋的正确理由,所以他从没想过去染指这个姑娘,尤其在她需要自己帮助的时候,“说说你的家乡吧,俄罗斯是不是真的很冷?听说那里的冬天能把人的鼻子冻掉。”

“你为什么不去看科教节目,比我介绍的专业多了。”

“你难道看不出我正在试图友好的和你聊天吗?”

“所以我们聊点别的吧。”Buckie像想到了什么坏点子那样朝Steve挑眉,还舔了舔嘴唇,Steve做出一副任命的样子。

“你想聊什么?”

“给我讲讲布鲁克林,那是个什么地方?”

“你为什么不去看科教节目?”

Buckie直白的翻了个白眼,“你可真小气。”

“周末我们过去再聊不是更好吗?”

Steve说的好像也有道理,“那聊聊那个小个子,你桌子上有个照片,和你很像的,是你弟弟吗?”

Steve发出一声短促的嗤笑,“我是独子,那是我小时候。”

“我的天啊!你妈妈是喂你吃菠菜长大的吗??”Buckie吃惊的张大嘴巴,根本无法将眼前健壮的男人和那个豆芽菜联系到一起。

“俄罗斯也看那个?”

“俄罗斯也不是外星球老先生!”

“其实也没什么,幼时营业不良?我猜。到了大学就开始突飞猛进的无聊故事。”

“那说说你的头发,你是金发?”

Steve摸了摸自己的发梢,“想知道怎么白的?”

Buckie像个好学生一样乖乖点头,“发生了一些变故,我妻子…几年前去世了,所以…”

噢~这似乎是一个悲伤的话题,女孩学着成年人那样安慰的摸了摸Steve的胳膊,并为提到这个而感到抱歉,“对不起,我不该问。”

“已经过去很久了,别放在心上。”

Buckie叹了口气默默无言的开始吃东西,好像从这个话题之后他们开始变得尴尬,她不知道该如何同一个比自己大那么多岁的男人聊感情观,他们这一代似乎有着自己的见解,但Steve看起来又不像那么在意,他或许真的已经走出来了,用满头银发为代价。

“真可惜,我喜欢金发男人。”

“……体育系有个欧洲人,你们可以认识一下。”

“你在帮我介绍男朋友吗Dad?”

“我说了别叫我Dad!Daddy、PaPa或者father都不行!”

“看来你真的很想泡我。”

“……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我们的年纪怎么看都更像一对父女,可你却不希望我做你的女儿,那我只好那样理解了。”Buckie解释的同时咬着一块烤面包来到了Steve面前,顺势坐到了对方面前的餐桌上,Steve的手臂离女孩的大腿只有一公分,“回去坐好!”

“听话不在条款范围内,你没说吃饭只能坐在椅子里。”

Steve挑起眉头不赞成的看着她,而Buckie也同样挑衅的回瞪着Steve,尽管有时候,好吧大部分时候,Steve反对以暴制暴的教育方式,但他突然觉得有必要给这个年轻女孩上一课了,以惩戒她多次挑衅一个成年男人还不自知的单纯想法。

他的臂力相当惊人,背部隆起的肌肉像两座小山,但Buckie的格斗术显然不在Steve的认知范围,难怪她觉得自己拥有挑衅的资本,只可惜她面对的是Steve,她的力量还不足以对抗这个中年男人的怒火,“你到底是觉得我比较正直不会对你怎样还是真的对谁都这样?”Steve将她压倒在地上,嘴巴贴着她的脖子根发出嘶嘶的问讯,仿佛Buckie只要敢有丝毫动作他就会咬断她的脖子。

“放开我!!”Buckie像头小母狮子那样在Steve身下剧烈的扭动着,她的手腕被牢牢按在了头顶,大腿也被Steve压住了,当气力逐渐流失以后,Buckie明白她的对抗无疑是徒劳的,于是她换了种方式,希望能在过程中钻个空子。

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少女的肤色总是喜人的,健康的肌肤,玫瑰色的唇瓣,清澈的眼珠儿,“瞧啊Steve,其实我都说了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你想要的,但你偏偏选择了这种激烈的方式,还是说你就喜欢这样,我的教授?”

Steve将她拙劣的演技尽收眼底,“少跟我耍嘴皮子,以为自己会两手儿就所向无敌了?其实你在恐惧,害怕别人伤害你,所以不停的对着身边的人呲牙,就像一只刚刚离群不久的小狮子。”

Buckie被直接戳中了心事,她再次变得暴躁,用尽了全身力气才从Steve的牵制下腾出一只手,她想掐住Steve的脖子,又觉得自己的手掌恐怕还没有Steve的脖子粗,0.1秒的反应往往更容易判断失误,当她纤细的手指握住Steve的下身时,Steve没有哀号着从她身上滚下去,而她似乎也被手中的触感吓到了似的。

他们同时看向彼此,尴尬的,像失去了反应的两只木偶,这是Buckie无论如何都没有预料到的,她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越来越红,但又不愿意先松手,好像那样自己就宣布了投降。

而Steve,Steve还能怎样呢?他一把年纪了,却被自己的女学生抓住了“把柄”,自己还压在对方身上,肉体相贴产生的热度让他们都开始流汗,并随着渐落的夕阳快速隐藏在了昏暗的房间里,身下的地毯毛茸茸的刺激着Buckie的背部肌肉,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希望Steve不要起来,她很想拥抱一下这具胸膛,她笃定那是荷尔蒙在作祟,与人类所谓的“爱情”无关。

当他们在地板上保持着这种尴尬的姿势直到Steve的眼睛已经将Buckie潮红的脸蛋儿打量了至少三遍以后,他在心里喊了声上帝,然后迅速从女孩儿身上爬了起来,“这就是不坐好吃饭的代价!”

最开始Buckie以为他想开个玩笑掩饰尴尬,结果Steve怒气冲冲的走进了浴室,也不知道是在生气或是难为情,而她仍旧茫然的躺在地毯上,她抬起自己的左手瞧了瞧,那上面当热不会留下丝毫关于Steve的东西,但她还是忍不住笑了,仿佛自己刚刚握住的只是一个老男人纯洁的心脏,而不是其他什么污秽的器官。

Steve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脱光,然后打开冷水阀,这太离奇了,简直可以用中邪了去形容,任何关于那个女孩的风吹草动都能引起他的反应,他指的是各种反应,心理的,或者生理的,他十分沮丧的一头埋进冷水中,企图冲掉那些和不伦沾边的任何幻想,Buckie说的对,他对这个女孩没有自己想像中的那么正直,至少在刚刚他没有,他又想起了Buckie玫瑰一样的唇瓣和湿漉漉的蓝眼睛,Oh God!!

Steve捋了捋被冲湿的头发,他盯着镜子里自己的脸,时不时又抬起手臂或大腿,“我似乎也没那么老?至少看起来没有?”

等他自言自语够了,Buckie已经吃完了晚餐,真正意义上的“吃完”,她没有给Steve留一口菜,天知道那个女孩怎么会这么能吃,她看起来不足120磅。

Steve咬了一口冷掉的燕麦面包,用余光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Buckie的动态,她正坐在沙发里和什么人传简讯,客厅没开灯,手机发出的亮光刚好照在她的脸上,她居然在笑?这是Steve第一次见到她卸下防备的样子。

“是我姐姐,她向你问好。”Buckie头也没抬,Steve知道自己被发现了,干脆举着咖啡也来到客厅,“你姐姐知道你在美国?”

“当然,是她帮我办的学校。”

“看来她很疼你。”

“这个家只有Nata对我是真心的好。”

“你哥哥也很担心你。”

“他只是怕我老爸追究他的责任,毕竟是他喝多了胡说八道才被我知道了这件事。”

Steve耸了耸肩,不打算过多评价别人的家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问题,他的沉默终于让Buckie抬起了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现在看起来就像一只圣伯纳,傻乎乎的。”

“谢谢...”Steve决定自己还是闭嘴的好,省的让他看起来就像一个随时准备和小孩子斗嘴的老孩子,“房间里如果还有什么需要添置的可以告诉我,我去画室了。”

Buckie没回话,Steve以为她听进去了只是不想理他,他端着咖啡正准备推开另一间卧室的门,就听到女孩慵懒的声音隔着半个房子追了过来,“需要daddy的温暖~”

Steve用力咬了一下自己舌头,“拨个国际长途,顺便他还能接你回家!”

画室门被大力拍上,但仍抵不住Buckie清脆的笑声,她看起来十分享受调戏Steve这件事,Steve知道她只是在逞能,她只是个孩子,她还不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他一遍遍的强调这几句话,直到画布被他毁了,他才疲惫的走出画室,Buckie已经回房间了,显然,她不会在客厅傻坐一晚上,像他那样。

展开毯子,Steve蜷缩在看起来明显短了一块的沙发垫里,将将就就把这一天的糟污全部扔进了梦里,梦里他似乎回到了二十年前的布鲁克林,教堂、新婚夫妇,还有他们的新生儿...

 

「Steve,来看看她,过来Steve~」

「她真美,叫什么名字?」

「得等她受过洗礼,但我们喜欢Jamie。」

「听起来不错,你好Jamie~我叫Steve.Rogers,是你的邻居,你可以叫我Steve。」

「她笑了,她喜欢你Steve。」

「她喜欢你Steve...」



TBC

评论(34)
热度(286)

© 小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